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文学论文 > 外国文学论文

《拉普拉斯的魔女》中的文本时间和故事时间探究

时间:2019-10-28 来源:文学教育(下) 作者:张璇,余德文,刘秋颜 本文字数:3682字

  摘    要: 文本时间,也称故事时间。是“讲”的时间,是经作者加工的;而故事时间是指故事发生的自然时间。在《拉普拉斯的魔女》中,两个时间其实是错综复杂的。通过对情节解构,即可分析。

  关键词: 《拉普拉斯的魔女》; 文本时间与故事时间; 时序; 频率;

  在《拉普拉斯的魔女》中,东野圭吾处理叙事效果的手法之一是处理文本时间与故事时间的关系。文本时间与故事时间在小说中既错开又联系。这样,《拉普拉斯的魔女》才充满“悬疑”、“推理”的元素。

  一. 文本时间与故事时间的关联

  我们大体可以将《拉普拉斯的魔女》的故事情节梳理为三个部分:1、圆华与青江、中冈之事;2、硫化氢导致一系列死亡之事;3、甘粕才生一家之事。

  我们能在此处很清楚很简洁地梳理出三部分的情节内容。但其实在文章中,三部分故事的跳跃性极强,又彼此分开。这三条线时断时连,此线拉到一半,戛然而止,留下莫大的悬念,又开始另一条线。其叙述不是从一而终的,而是此处未讲完,又到彼处讲一下,因此形成了与故事时间截然不同的“文本时间”。

  《拉普拉斯的魔女》中,叙事时间和故事时间的不统一性如下文(加粗字体的情节是按照“故事时间”发展顺序排列的,未加粗的字体是分布在各个章节中的零碎情节,它以作者安排的秩序出现在文本当中,使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逐步在脑海里对粗体字的故事情节补充完整):

  1.甘粕一家遇害:青江回忆起甘粕一家是因硫化氢中毒家破人亡(第6章)、青江翻看甘粕才生博客,得知甘粕一家遇害后的详细事情(第14章);

  2.龙卷风事件:圆华的妈妈因龙卷风遇难(序章)、青江得知圆华从龙卷风灾难中幸存(第15章);

  3.谦人手术后得到能力:谦人从植物人状态苏醒得到能力(第14章)、青江从博客中得知谦人苏醒、失忆(第15章);

  4.圆华与谦人的故事:圆华主动要求手术、希望获得和谦人一样的能力(第24章)、圆华回忆两人相识,得知谦人特异能力(第25章),谦人失踪,想要阻止谦人复仇(第26章);

  5。硫化氢死亡事件:水城义郎在赤熊温泉因硫化氢遇害(第2章)、那须野在苫手温泉温泉因硫化氢遇害(第10章);

  6。甘粕才生阴谋浮出:青江与羽原博士谈话得知甘粕才生是造成家庭悲剧的始作俑者(第26章)、中冈走访甘粕一家社会关系得知博客所写与实际相异(第23、27章)、谦人诉说昏迷时听到父亲的自述(第36章);

  7.“魔力”的真相:青江得知“魔力”的内容(第24章)、青江得知谦人拥有“魔力”(第24章)、青江得知园华拥有“魔力”(第26章)、青江协助圆华运用魔力阻止谦人复仇(第35、37章)。
 

《拉普拉斯的魔女》中的文本时间和故事时间探究
 

  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两个时间在叙述中不是统一的而是错乱的。东野圭吾未将故事一口气完整且连贯地展现在读者眼前,而是对故事进行加工处理。他提供给读者的文本秩序,需要读者自己进行细读与思考才能懂得。这或许是《拉普拉斯的魔女》这一小说“推理味”的所在。

  二. 小说推动情节的“连接点”

  小说中文本时间与故事时间能够有机交替进行,是因为叙事情节间有“助推器”:一些事件的发生,或是一些启发的影响,促使情节发展,时间前移。见下文:

  1。千佐都与甘粕谦人通话的情节出现后,甘粕谦人一线和硫化氢死亡系列一线开始联系;

  2。青江发现中冈的名片,二人相见,中冈向青江询问赤熊温泉是他杀、甚至是千佐都杀害水城的可能性这一系列事情推动了青江寻找真相,为青江与圆华相联系提供了动机前提;

  3。青江与奥西哲子一起讨论赤熊温泉和苫手温泉事件是否真的是巧合,并且调查并得出了那须野和水城义郎都与《冻唇》电影有关。此时,青江发现了甘粕才生的博客。这一系列事件使重要线索“博客”被引出;

  4.青江在阅读博客时,认为甘粕父子与温泉事件有关,且怀疑园华找的人就是谦人的事情使谦人一线与青江、园华一线相联系;

  5.中冈调查甘粕才生,从他人对才生的叙述中怀疑博客的故事真实性,同时青江得知圆华的能力,圆华回忆四年前和谦人的相遇的这情节使中冈、青江、圆华一线和甘粕故事一线相联系;

  6.谦人打电话让千佐都约见甘粕才生,青江和圆华跟踪千佐的情节都使三条支线剧情统一,引出结局。

  连接点的安排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又让表面上各不相关的情节产生联系,这些连接点带动了文本情调和节奏的变化,让文本时间和故事时间的分隔与统一有迹可循。

  三. 小说叙述时间的时序

  小说中自如转换的时间顺序使文本时间和故事时间的两条线最终实现统一。

  文本时间的错乱,除了体现在不是按照历史顺序进行之外,在部分顺时序叙述的过程中插入一段与上下文时间、因果关系不连属的故事内容。即:逆时序叙述方式中的插叙。

  第二十五章,是羽原圆华回忆四年前与谦人的交流,得知谦人并未失忆且想要复仇的野心。此处的回忆既映证了前文青江对谦人并未失忆的猜测,又让读者进一步了解了谦人预测能力的来源,同时开启下文中甘粕才生一家悲剧的真相和温泉死亡案件系列的真相,并引导故事走向情节最终的最终发展。这一章节的回忆,即插叙片段,非常好地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使情节出现决定性的转折,让读者猝不及防地进入故事发展的紧要关头,从而使故事更加惊心动魄,扣人心弦。

  因此,插叙片段不是一种没有价值的情节。在《拉普拉斯的魔女》这部侦探推理小说中,可以成为插叙片段的情节往往有以下两种特点:

  1.它对情节须有引导性或转折性的作用。不管是上述的重要情节,还是在文本中的一些细节中,如千佐都回忆被谦人怂恿杀掉自己的老公等,都对插叙片段之后的情节有引导性作用,或多或少都能够映证前文中的疑点或者带出证据来指向真相;

  2。在文本叙述中,插叙内容在这一部分反客为主,成为了情节中举足轻重的存在,而顺时序的叙述则降到了次要的地位。如果没有了插叙文本,小说中许多隐藏的线索就不能被应和,一些空白的文本也得不到补充,可见,插叙尤为重要。因此,插叙出现时,顺时序的叙述便成为插叙内容的框架和向导。

  插叙造成了故事节奏改变,情节反转,造成小说短暂的中断和跌宕。对于推理小说来说,这些中断和跌宕更是在填补情节空白、寻找证据、引导真相,由此,插叙在推理小说之中更能显现出它的重要性。

  另外,东野圭吾没有在小说中一味地使用插叙这样的“逆时序”。大致形成文本时间逻辑之后,他便开始使用顺叙的方式来叙述文本。这可以让读者将自己找到的线索与作者安排的线索统一,使读者产生与作品相同或相似的思想见解,继而满足读者在逆时序中产生的阅读期待。

  四. 分析小说里出现事件反复的频率

  “频率是一个事件在故事中出现的次数与该事件在文本中叙述的次数”。在《拉普拉斯的魔女》中,反复出现的事件有二:一是硫化氢致人死亡;二是羽园圆华“奇特”能力(预测物理现象的能力)的外显。

  在小说叙事过程中重复出现某些情节,是“考虑文本中各个情节的整体相似性”。这些相似性,正是我们探究“频率”的突破口。《拉普拉斯的魔女》中,“硫化氢”与“能力”这两事的出现将叙事时间的过去与现在相联系且与文本时间相对应。在情节初始,这两个事件看似是偶然发生的,但阅读到最后,读者便发现这是在情节进行下必然发生的事情,也从中利用频率事件将文本时间串联起来,达到韵味无穷的推理审美境界。

  “硫化氢中毒”是重复之一:一出现在赤熊温泉的硫化氢中毒致死事件,二出现在苫手温泉的硫化氢中毒致死事件,三在甘粕才生家的硫化氢中毒致死事件。“硫化氢中毒”一事的重复,可以看作是作者让“硫化氢中毒”这一情节在文本中的反复出现。尽管每一次的出现,都可以成为“单一叙述”,但从读者接受的方面来说,这样频率的重复达到了一种强化读者印象的效果。读者会发现,每一次“死人”,都是因为“硫化氢”,而且硫化氢的“出没”,又极其扑朔迷离,让人不知所以。是人为还是事故?若认定为事故,却又摆脱不了人为的可能性;若认定为一人所为,却又不能“洗清”另一些人的“嫌疑”……读者若形成如此心路历程,那东野圭吾对硫化氢事件的“反复”便十分成功。

  “超能力”事件亦是。从武尾看到圆华几乎能“完美地避开雨水”,到圆华能控制夹娃娃机一定能夹到娃娃,能预测保龄球的掉落情况,再到圆华当着青江的面控制气体的流动等。同时,谦人的超能力也在文本中不断出现。当“超能力”这一意象的首次出现时,读者不会特别在意;“超能力”再次出现,读者开始能感受到魔幻的气氛;再三出现,读者开始有很深刻的印象,并且迫不及待地解开谜团。虽然这些“超能力”每一次都出现在不同的“单一叙述”中,但正因为这种反复的强调,增强了读者的阅读体验,同时也促使了情节的不断向前推进。

  同一事物在不同单一叙述中的不断出现,是一种“设置悬念—悬念加强—解决悬念”的具有悬疑味道的处理方法。这样的“频率”让文本中悬念的出现不会突兀,悬念的解决也不会仓促。

  五. 总结

  在《拉普拉斯的魔女》中,作者在叙事时间的安排上别具匠心。比之从头至尾都是用顺叙方式的叙述结构,让读者跟从文本时间与故事时间相一致的情节,毫无起伏地理解文本,这种“逆时序”的叙述由于违反了人们理解事物发展顺序的一般规律,从而容易产生吸引人注意力的效果。

  在情节上打乱了事件发展的顺序,通过连接点讲线索串联,使文本时间和故事时间从一开始的不一致到最后趋于统一,既使得小说跌宕起伏,错综复杂;又引导读者寻找线索,自行整理故事时间。再者,又通过一些事件在文本中的不断重复再现来设置悬念,更是增添了小说的“悬疑”、“推理”元素。

  总而言之,东野圭吾或自觉或不自觉地利用了叙事文学的特有写作手法来进行写作,将这些特点熟练地融入作品中,使得《拉普拉斯的魔女》成为一部经典的侦探推理小说。

  参考文献

  [1]童庆炳.文学理论教程[M].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2015:272.
  [2]郝伟栋.莫言小说叙事时间研究[D].山东大学,2018.

    张璇,余德文,刘秋颜.《拉普拉斯的魔女》叙事时间的安排[J].文学教育(下),2019(10):34-35.
      相关内容推荐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35彩票计划群 盛兴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海南4+1走势图 威尼斯人彩票计划群 新利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规律怎么找 福建11选5走势 山东11选5走势 北京赛车pk10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