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中国南海问题论文

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海诸岛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影响

时间:2020-01-07 来源: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作者:曲波 本文字数:10320字

  摘    要: 南海传统航线是官方和民间在长期活动中形成的,具有长期性和连续性,对维护我国在南海的权益有重要意义。在南海长期的航行中,航行者发现、命名南海诸岛,官方对南海诸岛进行管辖,这对我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有确证作用,进而对中国在南海的岛礁建设提供证据支持;南海传统航线中渔民长期持续的活动及官方的行为证明了南海很多地物是能够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经济生活的,证明了南沙群岛是一个地理、政治、经济实体,具有整体性,也为南沙群岛划定直线基线提供了依据,对我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有所影响。

  关键词: 南海传统航线; 南海诸岛主权; 海洋权益;

  Abstract: The traditional rout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re formed in the long-term activities of the government and the people,which enjoy the features of durability and continuity,and are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safeguard China's rights and interes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During the long voyage in the South China Sea,the navigators discovered and named the South China Sea islands and the government exercised jurisdiction over these islands,which confirm China's sovereignty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islands,and thus provides supporting evidence for China's construction of islands and reef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The long-term and sustained activities conducted by the fishermen and official behaviors in the traditional routes of the South China Sea have proved that many featur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can maintain human habitation or their own economic life,and the Nansha islands are a geographical,political,and economic entity with integrity. These traditional routes not only provide a foundation for the use of a straight baseline in the Nansha islands,but also has an impact on China's historic righ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Keyword: traditional rout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sovereignty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islands;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the sea;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中国在南海的权益包括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但有国家对我国在南海的领土提出主权主张,否认我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为此,本文从南海传统航线的视角,将私人活动与国家行为相结合,分析南海传统航线对维护我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及海洋权益的影响。

  一、南海传统航线的认定

  南海传统航线是一种习惯航线,是长期历史活动中形成的,具有连续性,这可以从以下方面得以证明。

  首先,南海传统航线体现为海上丝绸之路航线。不同历史时期受航海技术及国家政策的影响,海上丝绸之路航线又有所不同。汉代南海丝绸之路航线先后经历了十余个国家和地区,从徐闻(今广东省徐闻县)港或合浦(今广西合浦县)港出发,经北部湾海域向南,到达日南港(今越南南部广治省),而后驶往外国,包括今马来半岛南部、缅甸南部等地。回程从日南到今越南境内,再回到始发港。这一航线是带有官方性质的航行和海外贸易路线。三国至南朝,航海技术改进,人们开始选择在南海深海航行,到东南亚诸国从西线(北部湾、海南岛以西)改变为在海南岛以东海域航行,新的航线经常在西沙和南沙群岛航行,这使中国人发现群岛,并在群岛停泊或补充食物淡水或避风成为可能。隋唐五代,“海上丝绸之路”开始兴盛,“广州通海夷道”开通,至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航线发生了明显变化,当时的航线是从广州港出发,到海南岛东部海域,在三亚西南海域向越南东部海域航行,到马来半岛、爪哇、苏门答腊岛等地,此时航海的区域日渐广泛,船舶航行更加频繁。从活动性质看,唐以前多为朝廷派出使者驶往东南亚,结友好关系,唐以后多为经贸为主的商舶来往,因应这种管理需要,唐代建立专门从事航海贸易的管理机构———市舶司。宋元时期,在南海航行的船只已延伸至亚非地区,形成和开辟了一些重要的新航线。如宋代有从泉州到台湾的航线,使台湾浅滩与东沙、中沙和西沙群岛联系起来,宋代专指南沙群岛的万里石塘也扩展到了西沙群岛,南海诸岛出现地名一体化的趋势1。明朝郑和船队的航线是自宋、元两代以来海运贸易传统市场的必经之路。郑和船队是以明朝的政治、经济力量为后盾,以向邻国扩大政治影响为主2。清代通商贸易航线继续存在,开辟了东南亚航线,有一批城市通过南海与东南亚国家直航3。
 

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海诸岛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影响
 

  其次,南海传统航线也包括千百年来我国人民在南海航行捕鱼的习惯路线。海南民间用《更路簿》记载了渔民规律性的捕捞生产活动,共记载了20多条西沙捕鱼路线、200多条南沙捕鱼路线、20多条从南沙返回海南岛的航线4。有人总结了东头线、西头线和南头线三条习惯路线。东头线又分东支、马欢岛和东南支三条,分别从双子群礁或杨信沙洲(铜金)到西月岛;东马欢岛(罗孔)到五方礁(五凤)和蓬勃暗沙;东南支从西月岛经太平岛等到舰长礁(石龙)和半月礁(海公)。西头线从太平岛经永暑礁、南威岛到日积礁。南头线从九章群礁的景宏岛开始经30多个岛礁抵达南屏礁5。

  再次,我国在南海的传统航线也被很多航海图所记载。明宣德年间的《郑和航海图》将航路上对航行成败起关键作用的西沙群岛(航海图标注为“石星石塘”)和南沙群岛(标注为“万生石塘屿”和“石塘”)进行了标注,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所经历的海域,注为“交趾洋”。明代万历年间绘制的《明代东西洋航海图》描绘了从明隆庆开海后,从我国福建漳州一带作为主要启航港的东西洋航路,该航路基本以南海为枢纽,海图记载的“南澳气”是我国东沙群岛的古称,也描绘了西洋航线中最主要的航段、我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海区。《中国山形水势图》由海区航海图构成,是重要航区、重要港湾和岛礁的导航图,西沙和南沙群岛也有涉及。康熙年间《东洋南洋海道图》中的“南洋”是明代的“西洋”,《东洋南洋海道图》与《明代东西洋航海图》覆盖的海域相仿,航路也几乎相同6。

  总之,南海传统航线是在长期历史中形成的,既有因私人活动而形成的,也有官方支持形成的。航线或以捕鱼等习惯活动为主、或以扩大政治影响为主、或以海外贸易为主。不同历史时期的航线虽有所差别,但具有连续性。这些航线均不是单纯的航行路线,而是我国长期以来在南海的历史活动的反映,这些活动对维护南海权益有所影响。

  二、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海诸岛主权的影响

  (一)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海诸岛主权的确证作用

  《声明》指出,中国对南海诸岛,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拥有主权。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海诸岛主权有确证作用。

  首先,航行者对南海诸岛的发现和命名对官方有重要影响,也被外国所借鉴。在南海长期的航行中,航行者对南海有了认识并加以称谓。如秦汉至唐代,有“涨海”(对包括南海诸岛在内的南中国海之称)、“崎头”(对海中的礁屿、浅滩的称呼)、“涨海崎头”(泛指南海诸岛礁滩)、“珊瑚洲”(南中国海珊瑚礁所形成的岛屿,亦即指南海诸岛的西沙、南沙群岛)、“礁石山”(也称“礁石”,即西沙群岛,亦即日后万里石塘附近的红石山)的记载7。宋代文献记载的“千里长沙,万里石塘”,泛指南海诸岛8。元代的“昆仑山”绝非今弹丸小岛的昆仑岛,应指今南沙群岛。明代用“琅琊山”“巨洲”称西沙、中沙。明代把南海诸岛分为“七洲洋”“万里石塘”和“万里长沙”。“万里石塘”当指西沙群岛和中沙群岛。“万里长沙”在“万里石塘”东南,当指南沙群岛。清代也有上述叫法9。《更路簿》记载了渔民规律性的捕捞生产活动,而且以地貌、水文、植物、海产品等对南海地物进行命名。这些命名中,有的表示群体地名,如“东海”指的是包括西沙群岛在内海域的俗称,“北海”是包括南沙群岛在内海域的俗称,其他主要指的是个体地名,有的地名稳定延续至今10。

  虽然单纯的发现及命名不等于领土主权的存在,但这些发现和命名对后来官方对南海诸岛的命名有重要影响,也被外国所借鉴。1983年中国地名委员会授权公布南海诸岛地名的审定原则中规定了科学性原则,其中提到的“岛”“沙洲”“礁”“滩”等均可与渔民命名的地物对应11。英国海军测绘局编写的《中国海指南》所记南沙英文地名就有不少是海南渔民地名,如白峙仔(passuKeak今盘石屿),铁峙(Thi-Tu今中业岛)等。1940年出版的日本人小仓卯之助所着的《暴风之岛》记载了作者1918年考察南沙所记文字和所绘地图,其中就有海南渔民地名10个,这说明海南渔民早就在南沙活动,并命名了这些地名,才能为日本人袭用12。

  其次,从史料看,官方对南海诸岛进行了管辖。在唐代,南海诸岛不仅已经成为振州行政区划的一部分,而且岭南节度使还对南海诸岛进行行政管理。这标志着南海诸岛的行政区划和行政管理,从唐代开始已初具规模13。从宋代赵汝适《诸蕃志》记载看,南海诸岛在宋朝已属广南西路琼管(即海南四州军)的管辖范围14。元代忽必烈亲派主管天文测量的郭守敬到西沙进行天文测量,明清将西沙和南沙群岛列入水师巡航范围,清朝将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分别标绘为“万里长沙”“千里石塘”列入清朝版图。宣统年间,两广总督张人骏派遣两广水师提督李准巡海视察西沙群岛,查明岛屿十五座,命名勒石,在永兴岛升旗鸣炮,宣誓主权15。另外,从《更路簿》的记载看,海南渔民之所以能长期在南海诸岛居住、耕作、捕捞,甚至死葬在岛礁上,是因为有政府对南海诸岛的管辖和对渔民的保护16。

  (二)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海诸岛主权衍生的岛礁建设的影响

  南海传统航行中发现南海地区气候地理条件恶劣,如《顺风相送》称:“春夏二季必有大风,若天色温热,其午后或云起,或雷声,必有暴风,风急,宜避之。”17南海中分布的南海诸岛地形复杂,有岛屿,也有暗礁。如《更路簿》中提到的“凌礁”“沙奇头”“老古”均指的是南海中的诸岛礁、“浅”“老古浅”是指尚未露出水面的浅滩。《更路簿》是渔民航行的指南,之所以记录这些地物,就是因为它们对安全航行存在威胁18。

  在传统航行中,宋代之后,航海技术的发展,使人们对南海更加了解,在很多文献和航海图中记载和标注了南海中的诸多危险区。元代汪大渊《岛夷志略》中记载的“昆仑洋”指南沙群岛及其航海危险区,明代同样有这一记载。此外,明代也用“琅琊山”指称西沙、中沙群岛及其附近航海危险区19。《明代东西洋航海图》将危险海区描绘在航海图上:在西沙群岛海区,用“万里长沙,似船帆样”的注释;在南沙群岛海区,则用“万里石塘”“屿红色”来描绘。“万里长沙”“万里石塘”的点、线分布的范围和走势,与今天西沙、南沙群岛的地理位置基本吻合20。清代的吴宜燮《龙溪县志》记载了十八世纪初期余士前兄弟从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的望加锡乘船回国,经过“万里长沙”遇险情况,在南沙群岛危险区域中的某岛21。

  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海诸岛主权有确证作用,而南海航行中发现南海自然地理状况恶劣并加以记载和标注,中国有权利对享有主权的岛礁进行建设,岛礁扩建后的功能“更多的是为了各类民事需求服务”。22

  三、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海海洋权益的影响

  《声明》指出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包括:中国南海诸岛拥有内水、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内水、领海、毗连区等海域的确定与南海基线的划设密不可分,而南海基线的划设又涉及到南海地物的性质、南沙群岛的整体性及划设基线方式等问题。

  (一)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海地物性质的影响

  南海航线不是单纯的航线路线,航行中有很多活动可以证明南海诸岛不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121条第3款所说的“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经济生活的岩礁”。《外国杂传》记载,“大秦西南涨海中,可七八百里,到珊瑚洲。洲底大盘石珊瑚生其上人以铁网取之。”该份记载表明我国先民在南海的生产活动最早可追溯至秦代23。《更路簿》记载了海南渔民航海捕鱼的历史及在岛上生活居住的事实。渔民在航行中,在西沙群岛的永兴、东岛,南沙群岛中的太平、中业、南钥、南威等岛上盖屋居住,建庙,挖水井,种植椰树、地瓜和蔬菜等,以辛勤的劳动开发南海诸岛,建立房屋与“兄弟公庙”多所24。在考古调查中,发现在南海的很多岛屿上有我国居民遗址,也有很多遗物,主要包括瓷器、铜钱、古币。如在甘泉岛上发现了唐宋时期的我居民遗址,出土的遗留物包括青釉陶瓷器、铁器,和许多当时居民吃剩的鲣鸟鸟骨、各种螺蚌壳以及燃煮食物的炭粒灰烬25。在太平岛、永登暗沙等遗物点发现的文物以陶瓷器居多,另有一些古代铜币14。在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珊瑚石小庙里,有些还留有佛像和供器26。此外,还有一些坟墓27。这些活动也被外国所承认。如20世纪初,日本人小仓卯之助到南沙群岛窥探时,坦率承认岛上有海南渔民,也承认看到我国渔民在岛上挖的水井、庙宇、坟墓及绘制的南沙群岛航海的水路图28。英国海军测绘局编写的《中国海指南》一书,记载南沙群岛的郑和群礁的情况时说:“海南渔民,以捕取海参、介壳为活,各岛都有足迹。”1889年英国船驶入南沙群岛时,在安波沙洲发现有中国人的“陋屋之遗迹”。29无论对“人类居住”“本身经济生活”作何解释,上述事实均证明南海诸岛中的很多地物不是《公约》第121条第3款的“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经济生活的岩礁”。

  (二)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沙群岛整体性的影响

  按照《公约》第46条(b)项的规定,群岛是一个地理、经济、政治实体,或在历史上已被视为这种实体。需要注意的是,虽然“群岛”用语不是规定在《公约》第1部分第1条的“用语和范围”中,而是规定在《公约》第4部分“群岛国”中,但该用语对南沙群岛这种远海群岛同样适用。第一,《公约》第1部分只是规定了《公约》中的一些用语,而非穷尽了全部用语30,对于很多用语的规定是体现在《公约》其他条文中的31。第二,《公约》第46条(b)项“群岛”是在第46条(a)项“群岛国”项下提出的32,但从内部逻辑看,当群岛满足《公约》第46条(a)项规定时,会构成群岛国,群岛国在群岛基础上生成,但不能反向覆盖和限制群岛概念的使用。也可以说,“群岛国”的界定是从国家管辖或国家组成范围角度进行说明的,那么某地物能否以群岛的身份受国家管辖,均应以第46条(b)项来判断。即《公约》中的群岛是一个普适性的定义,而非第46条“群岛国”中的语义性定义。中国虽不是《公约》所说的群岛国,但南沙群岛作为中国的管辖范围及领土构成,其是否作为一个整体构成一个群岛,同样也可适用《公约》关于群岛的界定来判断。南海传统航线证明,南沙群岛是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符合《公约》关于群岛的规定。

  首先,我国人民在南海长期航行中发现了南海诸岛。从自然构成看,约在3.2万至1.7万年前,南海海底扩张,形成南海雏形和一系列地质构造带,南海四大群岛在此基础上发育而成。受海洋地质、地形等条件制约,南海诸岛呈有规律的排列,形成一个完整的岛群系列33。南沙群岛的这些地形密切相关,从地理看,符合群岛的定义,构成一个整体。

  其次,在历史上,南沙群岛也是被视为一个经济、政治实体。从《海国闻见录》记载看,我国古代航海家向来将南海诸岛作为一个相互关联的整体看待。按照“地脉说”,南海诸岛是由潮州南部海面发出的三条地脉,一直向西延伸,这三条地脉把东沙群岛、中沙群岛、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连成一体,而我国渔民在南海诸岛从事生产活动的三条主要作业路线,恰好经过这些海区34。长期的航行中,渔民将南海诸岛作为一个平台,开展各种经济活动,中国渔民在南沙群岛的开发活动已经使得其岛、礁、滩、沙和相连水域形成较密切的经济网络。政府也一直将南沙群岛作为政治和经济上的整体进行开发、利用和管理35。包括政区设置的整体性,如唐代通过设立节度使的方式对南海诸岛进行管辖;宋代置琼管安抚司,统辖全岛和南海诸岛及邻近海域的军政事务;明代成立琼州府、雷州府和廉州府,对所属南海海域和岛群管理和开发,清代对此继承,民国时期海南沿用清朝行政建置。在进行政治管辖的同时,历朝历代对之军事存在。至迟从宋代起已设置水师,保卫和行使对南海诸岛及其海区管辖权36。上述情况证明,南沙群岛是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

  (三)南海传统航线对南沙群岛划设基线的影响

  我国目前只是在西沙群岛划设了直线基线,按照我国《领海及毗连区法》的规定,我国的领海基线采用直线基线法划定,这样我国在南沙群岛也会用直线基线。从《公约》第7条的规定看,主要是依据一国的自然地理情况来判断国家能否采用直线基线,但《公约》第7条第5款规定“有关地区所特有的并经长期惯例清楚地证明其为实在而重要的经济利益”,也可采用直线基线。我国在南沙群岛划设直线基线时,除考虑《公约》的其他规定外,南海传统航线也为利用第5款的规定提供了证据支持。

  南海传统航线所经地区清楚证明对我国人民和国家均有重要经济价值。就对人民的经济利益而言,南海有丰富的植物资源,如海人草、白避霜花、草海桐、椰子树。由于历代我国人民在南海诸岛活动,在南海诸岛栽培的植物有二百多种26。渔民至迟从明清开始已在南海捕鱼,捕捞的产品包括马蹄螺、海参、砗磲、海龟等37。就对国家的重要经济价值而言,从南海航海史看,汉代航线上的船只是带有官方性质的航行和海外贸易38。宋代,海上交往频繁,商船穿梭于南海航线上,政府曾在广海设立巡检司29。唐代为管理经贸往来商船,建立了市舶司39。明朝郑和下西洋的航线是自宋、元两代以来海运贸易传统市场的必经之路。输入物品有六十八种,输出物品有二十四种。而且郑和船队是以明朝的政治、经济力量为后盾31。

  (四)南海传统航线对历史性捕鱼权的影响

  历史性捕鱼权是历史性权利的一种,“是由于长期的、连续的‘使用’而应被尊重的一项既得权利。”40如《更路簿》记载了渔民捕鱼的传统航线,包括中国渔民从文昌市清澜港、琼海市潭门港、万宁市大洲岛、三亚市亚龙湾等往返南海诸岛以及各岛礁之间的航向和航程,记载了中国渔民从南海诸岛往返新加坡等南洋地区的航线41。南海航行中,航行者还对航向、时间、距离、途中所见岛屿、暗礁、以及相关海域的海流速度、天气变化等重要海洋信息进行了记载,并通过一代代渔民总结完善、修改补充42。

  渔民在南海传统航线中的活动,不仅是私人的行为,政府也对相关海上活动进行了管理。如清朝政府通过海禁政策强化对渔业和渔民的管理。清代前期,海南岛潭门等地方政府,对当地渔民赴南海诸岛的渔业生产及驻岛行为通过颁布许可、米粮限购与所得税征收等方式加强管理33。雍正元年(1723),清政府要求东南四省沿海商船和渔船必须用不同颜色的油漆涂饰船头和桅杆,以示区别,当时广东的船舶船头漆成红色;海船的两侧需刊刻字号,写明某省某州县某字某号船,命令“取鱼不许越出本省境界……船只有照方能下海”43。

  历代政府设置巡海机构,负责海上救助及海事活动的管理。宋文帝元嘉元年(424),海军直到林邑以南35。宋太祖赵匡胤在开宝4年(971)建立了军事管区,派军队驻守,并建立巡海水师,巡管南海海面,“用东风西南行,七日至九乳螺洲(即西沙群岛)”,就是宋代巡海水师所到的地点。这条航线也是当时中、西贸易的航线,特别是增设泉州市舶司后,贸易更加频繁,宋代巡海水师也就不是单纯的军事行动,同时具有保护贸易进行巡辖的性质。明朝水师巡海,防寇,根据黄佐《广东通志》记载,防寇所涉的“乌潴洋”(今珠江口下川岛一带)、“独潴洋”(今万宁县海外)、“七洲洋”(指西沙群岛)都在明代巡海设防的范围之内。《万州志》记载明初派出精锐海军前往暹罗等国并抚护贡献来京,则南海诸岛各岛群均在明朝海军巡辖之列36。清朝水师巡视我国南海诸岛,擒海盗。清朝黄任、郭赓武修《泉州府志》对此有所记载26,清道光年间规定崖州协水师副将和水师守备,轮替出洋巡缉,建立定期巡海会哨制度37。这些管理为渔业活动提供了保障。

  总之,南海传统航线作为习惯航线,不仅仅是单纯的航线,其中涉及到诸多活动,南海传统航线对确认岛屿主权、海洋权益有重要影响。

  注释

  1阎根齐:《南海古代航海史》,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132-136页,第164-166页,第188-197页,第225-227页。
  2杨熺:《郑和下西洋航线的形成以及停航的原因》,《大连海运学院学报》1981年第1期,第154-155页,第157页。
  3阎根齐:《南海古代航海史》,第293-297页。
  4中国国际法学会:《南海仲裁案裁决之批判》,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222-223页。
  5司徒尚纪:《南海断续线内南海诸岛整体性的历史地理认识》,见王崇敏主编:《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78页。
  6刘义杰:《古航海图中的南海诸岛》,见王崇敏主编:《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44-50页。
  7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北京:东方出版社1988年版,第23页,第26页,第29页。
  8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第32-33页。
  9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第48-49页,第54-55页,第58-59页,第72-74页。
  10周伟民,唐玲玲:《南海天书-海南渔民“更路簿”文化诠释》,北京:昆仑出版社2015年版,第145-155页。
  11周伟民,唐玲玲:《南海天书-海南渔民“更路簿”文化诠释》,第156-158页。
  12司徒尚纪,许桂灵:《从南海诸岛地名类型看我国对其拥有领土主权》,王崇敏主编:《南海海洋文化研究论文集》(第一卷),海口:海南出版社2017年版,第31-32页。
  13李国强:《南中国海研究:历史与现状》,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98页。
  14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第32-33页。
  15广东省地名委员会编:《南海诸岛地名资料汇编》,广州:广东省地图出版社1987年版,第161-162页。
  16周伟民:《中国南海维权的重要历史依据和法理依据》,王崇敏主编:《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27页。
  17程爱勤:《西汉时期南海中西航线之我见》,《社会科学战线》1994年第6期,第143页。
  18刘迎胜:《东西洋、南海传统航线与南海的名称-对所谓西菲律宾海命名的回应》,《国家航海》(第十一辑),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版,第59页。
  19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第48-49页、第54-55页。
  20刘义杰:《古航海图中的南海诸岛》,见王崇敏主编:《南海海洋文化研究》,第44-50页。
  21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第82页。
  22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http:∥www.fmprc.gov.cn/web/wjdt_674879/fyrbt_674889/t1253375.shtml,2018年11月18日访问。
  23边天爵等:《南海“更路簿”调查:历史与法理》,王崇敏主编:《南海更路簿研究论文集》(第一卷),海口:海南出版社2015年版,第250页。
  24吕一燃主编:《海南诸岛:地理、历史、主权》,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12年版,第63页,第151页。
  25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第111页。
  26周伟民,唐玲玲:《南海天书-海南渔民“更路簿”文化诠释》,北京:昆仑出版社2015年版,第19页。
  27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第114-116页。
  28边天爵等:《南海“更路簿”调查:历史与法理》,见王崇敏主编:《南海更路簿研究论文集》(第一卷),海口:海南出版社2015年版,第248页。
  29吕一燃主编:《海南诸岛:地理、历史、主权》,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12年版,第87页。
  30李国强:《南中国海研究:历史与现状》,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140页。
  31《公约》采用了“用语”一词而非“定义”一词。Satya N.Nandan and ShabtaiRosenne ed,“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1982,A Commentary”,Vol.2,Dordrecht: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1993,p.29,p.38
  32如《公约》第2条的“领海”;第8条的“内水”;第10条的“海湾”;第13条的“低潮高地”;第18条的“通过”;第19条的“无害通过”;第29条的“军舰”;第33条的“毗连区”;第38条的“过境通行”;第46条的“群岛国”“群岛”;第47条的“群岛基线”;第53条的“群岛海道通过”;第55条的“专属经济区”;第76条的“大陆架”;第101条的“海盗”;第103条的“海盗船舶或飞机”;第109条的“未经许可的广播”;第122条的“闭海或半闭海”;第124条的“内陆国”“过境国”“过境运输”“运输工具”。
  33《公约》第46条(a)“群岛国”是指全部由一个或多个群岛构成的国家,并可包括其他岛屿。
  34司徒尚纪:《南海断续线内南海诸岛整体性的历史地理认识》,王崇敏主编:《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68页。
  35刘义杰:《古航海图中的南海诸岛》,王崇敏主编:《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45页;司徒尚纪:《南海断续线内南海诸岛整体性的历史地理认识》,王崇敏主编:《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70页。
  36中国国际法学会:《南海仲裁案裁决之批判》,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251页。
  37司徒尚纪:《南海断续线内南海诸岛整体性的历史地理认识》,王崇敏主编:《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71-74页。
  38广东省地名委员会编:《南海诸岛地名资料汇编》,第149页。
  39周伟民,唐玲玲:《南海天书-海南渔民“更路簿”文化诠释》,北京:昆仑出版社2015年版,第139-141页。
  40阎根齐:《南海古代航海史》,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132-136页。
  41林家劲:《宋代南海航线的溽洲-兼论<萍洲可谈>》,《海交史研究》1988年第1期,第227页。
  42阎根齐:《南海古代航海史》,第188-197页。
  43杨熺:《郑和下西洋航线的形成以及停航的原因》,《大连海运学院学报》1981年第1期,第154-155页,第157页。
  44付玉,黄硕琳:《历史性捕鱼权的习惯国际法效力研究》,《太平洋学报》2015年第4期,第85页。
  45夏代云:《卢业发、吴淑茂、黄家礼〈更路簿〉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
  46中国国际法学会:《南海仲裁案裁决之批判》,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222-223页。
  47《清圣祖实录》卷二七一。转引自中国国际法学会:《南海仲裁案裁决之批判》,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223-224页。
  48《嘉庆大清会典事例》卷五O七。转引自中国国际法学会:《南海仲裁案裁决之批判》,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224页。
  49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第29页。
  50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第37-38页,第52-53页。
  51韩振华主编:《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第67页。
  52广东省地名委员会编:《南海诸岛地名资料汇编》,第162页。

    曲波.南海传统航线对维护南海权益的影响[J].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37(06):8-13.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728彩票计划群 金彩票计划群 博发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单双 千禧彩票是真的吗 上海11选5开奖 福建快3 内蒙古快3 极速赛车七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