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中国南海问题论文

印越南海合作的主因及其影响

时间:2019-09-09 来源:东南亚研究 作者:张根海 本文字数:15569字

  摘    要: 随着莫迪政府“东向行动政策”的出台和实施, 印度加快了与东盟国家合作的步伐, 对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影响也在扩大。越南作为东盟的重要成员国, 对印度的战略意向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不仅日益加强与印度的南海合作, 而且通过东亚峰会、东盟地区论坛等多种机制, 公开支持印度推行的“东进计划”, 而印度也对越南在南海的利益诉求表示关注。两国强化南海海上防务合作, 联合开发南海油气资源, 相互声援南海争端议题, 这些动向自然会对中印关系和中越关系产生显着影响, 也对南海周边地缘安全环境构成了潜在威胁。印越南海合作关系的提升, 一方面反映了两国国家利益的现实需要, 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印越联手反制中国的战略企图。中国对印越在南海的深层次合作应保持必要的关注, 真正做到防患于未然。

  关键词: 印度; 越南; 南海合作; 周边安全; 地缘政治;

  Abstract: With the introduc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the“Act East Policy” ( Edition3. 0) of Modi administration, India has accelerated the pace of cooperation with ASEAN countries, wanting to expand its geopolitics to the Southeast Asia. As an important member of ASEAN, Vietnam has expressed a strong interest in the strategic joint of India, not only increasingly strengthening the South China Sea cooperation with India, but also openly supporting the “advance eastward plan”carried out by India through the East Asia Summit, the ASEAN Regional Forum and so on. India also expresses concern about the interests of Vietnam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nd intends to strengthen the South China Sea cooperation with Vietnam in recent years. The two countries strengthen the maritime defense coopera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jointly develop oil and gas resourc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support each other in the dispute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These trends will naturally have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Sino-Indian relations and Sino-Vietnamese relations and have a potential impact on the geo-security environment around the South China Sea. The promotion of the South China Sea cooperation relation between India and Vietnam, on the one hand, reflects the needs of their national interests, on the other hand, this is also a mirror of the strategic attempt of India and Vietnam to counter China. Therefore, China should maintain the necessary attention to the deep-seated maritime cooperation between India and Vietnam.

  Keyword: India; Vietnam; South China Sea Cooperation; Peripheral Safety; Geopolitics;

  南海在地缘上濒临中国和东南亚国家, 越南在最近十多年不断强调海洋权利, 加强了对南海部分岛礁的实质控制。而南海和越南所在的东南亚, 都位于印度的东北方向, 印度为实施“东向行动政策” (Act East Policy) , 视南海为其进入西太平洋地区的通道1 。因而, 对于印越两国来说, 南海海上合作至关重要。印越两国对南海都有各自的目标和战略意图, 未来必将深入推进双方在南海的海上合作, 尤其是特朗普政府自2017年以来在南海采取秀肌肉的方式2, 对南海问题推波助澜, 无形中助长了印越两国在南海海上合作的信心, 使二者在行动上更加“大胆”。马燕冰认为不断提升的印越关系影响到南海安全, “印度与越南的军事安全合作涉足南海, 推动南海问题的国际化趋势, 将使南海局势更加复杂化”3。郭锐从地缘安全角度, 认为“印越不断加强防务安全合作关系, 这既是印度扩大地缘政治影响的需要, 也是其与中国竞争的需要”4。也就是说, 南海的地缘安全态势, 将受到印越等国南海海上合作的影响。

  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对南海地区的安全环境比较关注, 明确表示越南将致力于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阮富仲在会见习近平总书记时指出, “妥善处理海上问题, 稳步推进包括共同开发在内的各种形式的海上合作, 共同致力于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5, 显示越南领导人对南海及周边地区安全氛围的营造, 表达了良好的期待。但从现实角度看, 印越两国在南海的合作不会停止, 反而将会得到加强。毕竟, 印越双方都需要从南海获得更多的地缘利益。印度石油企业也同越南合作参与到南海争议海域的勘探活动中6, 反映出印越为谋求经济利益, 必然加强在南海及其周边的合作, 促使双方的海上活动更加频繁。

  一 、印越南海海上合作现状

  东南亚地区是印度“东向行动政策”实施的主要目标区域, 因而莫迪总理上台后, 为推进“东向”进程, 加快了与越南等东盟国家间的对接。这些内容包括印度和东盟之间的商业活动和投资等7, 而南海海上合作成为其中的重要方面。越南作为东盟重要成员国, 不仅希望扩大其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 而且还要实现更多的地缘经济利益和地缘政治利益, 积极寻求其南海争端诉求的“利益攸关者”8, 因而近年来加强了与印度的南海海上合作, 尤其在南海地区的战略联合。

印越南海合作的主因及其影响

  (一) 强化南海海上防务合作

  印越自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南海海上合作, 尤其是双方在签署了《全面合作框架联合宣言》 (2003年) 和《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宣言》 (2007年) 之后, 两国关系不断增强, 不仅在经济和外交上, 而且在南海海上防务合作方面, 都有了良好的对接与提升。2011年6月下旬, 越南海军总司令阮文献对印度进行访问, 同印度领导人商谈印度海军永久停泊于越南芽庄海港的问题9, 而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也在10月访印期间, 提出了由印方帮助越南建造现代化战略港口, 向越方提供部分中型战舰, 以及建设基洛级潜艇部队等问题10, 体现出印越两国高层, 都十分重视双方的海上合作, 以此来推动双边关系的发展。莫迪执政后, 印度政府为加快“东进”步伐, 与越南在南海海上的合作进一步深化, 两国的合作得到了快速加强。2014年10月, 越南总理阮晋勇访问印度, 依据两国防务协议, 同印度领导人讨论使用印方提供的1亿美元贷款, 向印船厂交付生产海上巡逻车辆的订单11, 使印越双方的南海海上防务合作得到明显提升。尤其是, 印越于2015年5月签署了《2015—2020年印越国防合作共同愿景声明》, 为双方进一步加强南海海上合作和军事训练提供了保证。

  此外, 印度不仅向越南提供资金和舰艇, 双方还进行了多次南海海上演习活动。2016年9月3日, 莫迪访问越南, 重申了越南在印度“东向行动政策”实施中所发挥的支柱作用, 双方签署了《近海高速巡逻船协定》, 印方向越方提供5亿美元贷款, 用于海上防务建设, 包括生产高速巡逻艇, 甚至将“布拉莫斯”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和“Varunastra”反潜重型鱼雷等先进武器出售给越方12, 凸显印越南海海上防务合作正向深层次方向迈进。

  2017年7月3-6日, 越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访问印度, 参加了印越建交45周年纪念日, 双方对中菲“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做出的裁决表示认可, 重申应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原则基础上, 维护该地区的和平、稳定、安宁、航行和飞行的安全与自由, 以及贸易的通畅13, 反映出印越两国欲通过抱团取暖的方式, 对南海进行深度介入。2018年3月初, 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在访印期间, 双方领导人反复强调, 要考虑到完全符合国际法需要的重要性, 尤其要符合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 包括真诚履行国际法义务, 维护南海地区航行和飞越自由, 充分尊重外交和法律程序, 遵照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 而不应诉诸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在这方面, 双方支持当事方全面有效实施《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并期待南海地区尽早获得一个有效和实质性行动方案的结论14。这些言论反映出印越双方持续关注南海地区局势, 欲通过公开讨论的形式, 扩大两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近年来, 印越之间的南海海上往来和军事演习不断, 次数增多, 规模扩大。2014年8月, 印度导弹护卫舰“什瓦利克”号访问越南海防市。2015年8月30日, 印度代号为“SaRang44”的海警船和越南“8001”号及“4034”号海警船, 在越南头顿市大约10海里区域, 联合进行了海上搜索营救训练。10月, 印度“萨希亚德里”号护卫舰停泊于越南岘港。此外, 印度在培训海军人员及空中监测方面, 协助越南提升实力15, 使双方的合作由海面上升到空中, 由一维空间扩大至二维空间。2016年5月, 印度海军军舰到访越南东南部的金兰湾基地。在2016年8月召开的第五届印越战略对话会上, 两国重申继续加强在海洋领域的合作16, 通过定期会晤机制来强化海洋方面的战略对接。2017年9月26日, 印度两艘代号分别为“萨特普拉”号 (F48) 和“卡德马特”号 (P-29) 的“什瓦里克”级隐身护卫舰和“卡莫尔塔”级反潜轻型护卫舰, 到达越南北方的海防港, 对越南海军基地进行交流访问。印度为加快推进“东向行动计划”, 主动拉拢越南等16国, 于2018年3月上旬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海域举行军事演习, 有扼守马六甲海峡的用意, 以牵制中国在南海的航行。印度计划实施“南海珍珠链”战略, 范围从安达曼岛至尼科巴群岛, 然后到越南的海军基地金兰湾17, 其战略意图显然针对南海。4月10日, 印越举行第七次战略对话, 双方讨论了海上安全、反恐合作以及各自区域内的发展问题18, 体现出两国已将海上安全合作作为一种长效机制来对待。由以上可以看出, 印越近年来频繁的海上往来与活动, 有力地深化了两国的海上合作, 而对南海的战略针对性也趋向增强。

  (二) 联合开发南海油气资源

  南海蕴含着丰富的油气资源, 目前已勘探出的石油储量约为70亿桶, 天然气储量约为900万亿立方英尺19。巨大的油气资源引起了包括印越在内的南海周边国家的重视。印度到2030年石油和天然气需求量的90%将来源于国外20, 折射出印度对外部能源需求的依赖性较大, 而南海巨大的油气储量, 成为印度觊觎的对象。近年来, 印越双方加强了在南海海域的开发力度, 以获取巨大的经济利益。印度海军司令乔什 (D.K.Joshi) 指出, “印海军将维护印度在全球范围内的全部资产, 这其中将包括我们的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在南海的资产”21, 体现出印度已将南海作为其获取外部资源的重要来源地。2011年10月, 印越双方签署了《石油与天然气领域合作协议》。2013年11月, 越南领导人阮富仲访印期间, 愿将七个南海石油区块 (17、41、43、10、11-1、102、106/10区块) 转让给印方勘探。

  莫迪执政后, 印越两国政府在南海区域开发油气资源的合作日益深化。2014年9月15日, 印度总统慕克吉访越, 同越南领导人张晋创签署了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协议, 印度获得了越方出售的两块南海油田开采权。10月, 越南领导人阮晋勇访印时, 印维德希公司 (ONGC Videsh Ltd) 与越石油公司 (PetroVietnam) 签署了关于在南海进行勘探的合作协议, 涉及好几个油块22, 凸显印越双方在南海油气开发的合作力度持续加大。2017年7月, 越南将南海“128号”油气区块与印签署的勘探合同再延期两年。2018年1月10日, 越驻印度大使孙生成 (Ton Sinh Thanh) 指出, 越南对印度在南海越南专属经济区的油气田进行投资表示欢迎。1月24日, 越南总理阮春福在访印时强调, 越方将继续欢迎印度在南海越南专属经济区进行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3月3日, 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在访印期间, 同印度领导人签署了三个协议, 涉及油气开发和防务合作等多个方面23。 从地缘安全角度看, 印越两国在南海进行的油气勘探与开发, 不仅损害了中国作为南海主权国的海洋利益, 而且也给南海区域安全带来了诸多不安定因素。

  (三) 相互声援南海争端议题

  随着南海问题近年来的快速升温, 以及印度介入南海力度的增大, 印越两国在国际社会中对南海问题共同发声的频率也不断增多, 以得到相互间的有力支持, 达到扩大双方在南海地区影响力的目的。2014年9月, 印度总统慕克吉访问越南期间, 印越双方发表了《联合公报》, 其中提及“南海航行自由应不受限制, 希望各方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并保证航道及海上安全等方面的合作”24。印越两国在南海问题上联合发声, 意在凸显双方在南海区域内的实际存在, 毕竟越南是南海问题的当事国而非主权国, 而印度只是南海的域外国。10月, 越南总理阮晋勇访印时, 印越重申了“南海海域自由航行”的立场。2016年7月12日, 所谓的“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后, 印越双方不仅对此表达了关注, 而且对菲律宾给予了支持。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海平对菲律宾提交的最终裁决结果表示“欢迎”, 印度外交部也发表声明称, “希望南海争端各方都能够以最大诚意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25, 显示出印越两国在国际社会中, 对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案”仲裁结果给予的支持。

  同年9月, 莫迪对越南进行国事访问, 不仅将印越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而且还同越南领导人发布了《联合声明》, 该声明提到应对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结果给予尊重26, 显然两国是在偏袒菲方, 意在维护各自在南海地区的地缘利益。2017年11月上旬, 印度—东盟峰会在菲律宾马尼拉召开, 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在峰会上指出, “越南希望印越两国在国际法和法律惯例的基础上, 能够继续努力合作, 以实现南海地区的战略安全和自由航行, 尤其是两国在南海都具有重叠的利益”27, 反映出印越两国都强调了南海海域的自由航行, 对中国在南海地区的主权行使明显具有针对性。2018年3月3日, 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在访印时强调, “越南期待印度在东盟地区就南海问题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28, 折射越南通过拉帮结派的方式, 积极拉拢印度涉入南海问题, 从而壮大与中国的对抗力量。从目前情况看, 印越两国在公开场合下就南海问题不断发声, 相互支持, 而且变得越来越“大胆”。这不仅有其自身的国内因素, 而且还有域外大国在背后的“力挺”, 美国在南海的所谓“自由航行行动”29, 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使印越在南海问题上的合作日益深化, 范围也逐渐扩大。

  二、 印越南海合作的主要原因

  如上所述, 近年来印越两国加强了南海合作, 尤其是莫迪执政后, 双方的合作力度得到了快速强化。印越两国间的南海合作, 存在诸多深层次原因。

  (一) 获取经济利益的需求

  南海油气储量丰富, 引起了印越等国的重视。据统计, 南海海域油气储量为707.8亿吨当量, 其中石油储量为291.9亿吨, 探明储量为20亿吨;天然气储量为58亿立方米, 探明可采量大约为4万亿立方米30, 显示出南海拥有巨大的能源储量, 因而成为周边国家乃至域外国家的觊觎目标。虽然印度和越南近些年来国家实力有一定增强, 但两国经济发展水平仍然比较低, 因而从外部获取资源、发展外向型经济, 对印越双方来说, 都显得尤为必要。印度前外交部高官玛塔伊 (Shri Ranjan Mathai) 表示, “南海对于印度的对外贸易、能源和安全利益至关重要”31, 反映出南海丰富的油气资源, 能够为印度国内新兴产业的发展提供必要的能源补给。越南在南海的油气收入在其全国财政预算中占到1/3, 油气产业成为越南国民经济发展的第一大产业32, 凸显越南经济对南海越来越具有依赖性。因此, 南海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等自然资源的储量, 无论对于印度经济水平的提升, 还是对越南国民经济的发展, 都能够产生重要的推动力。在这种背景下, 印越两国加强了在南海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方面的合作, 以期从中获得经济利益。2018年, 印度对越南出口额为67.12亿美元33, 显示印越双方的贸易量较大, 对两国在南海区域内的经济合作, 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印越未来在南海的资源合作必然会得到进一步加强。

  (二) 实施地缘扩展的目标

  南海作为亚洲三大边缘海之一, 总面积为353.7万平方公里, 东西绵延约900公里, 南北纵深1800公里34, 地理范围广阔, 跨度较大, 对于亚太地缘政治板块的构建, 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罗伯特·卡普兰 (Robert D.kaplan) 认为, “南海在印度战略利益空间内, 需要在南海海域扩大其军力的实际存在, 以达到同中国在该区域内实力的平衡”35, 印度已将南海纳入其地缘政治的扩展范围内, 通过军舰在南海航行等方式, 来突出自身与南海的关联。自莫迪政府开启“东向行动政策”之后, 印度便加快了与越南等东盟国家在南海的对接, 以将其地缘政治触角从南亚扩大至东南亚和东亚地区, 而南海正处于二者的交汇区。越南作为东盟重要成员国, 在地缘上有扩张领土的野心, 在20世纪70年代末与中国爆发冲突以来, 一直实行“北防南攻”的战略。越南在南海有两个目标, 其一是要成为东南亚地区的海洋强国, 实现所谓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的梦想;其二是将地缘战略从陆地向海洋扩展, 以保证本国安全36。越南已将南海作为其未来地缘扩展的目标, 欲通过海洋强国战略实现其地区强国的梦想。由于印越两国在地缘上都有扩展的需求, 并将战略范围延伸至海洋, 因而南海成为二者战略迁移的重要区域。

  (三) 美国的战略拉拢

  从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 到如今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 美国政府都高度关注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 尤其对南海地区事务, 更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并采取积极的方式介入其中。美印第二次战略与商业对话发布的《联合声明》中, 强调在包括南海的整个地区维护航行、飞越自由和保持合法贸易渠道畅通的重要性37, 体现美国正积极联合印度, 在南海海域通过“自由穿越”等方式, 来推动双方对南海的介入, 进而实现各自的经济利益和战略利益。在南海争端问题上, 特朗普总统把自己作为“调解员和仲裁人” (mediator and arbitrator) 的角色38, 使美国政府能够高调介入南海事务。2017年11月11-12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访问越南期间, 同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讨论了南海问题, 美越领导人强调“南海对于国际社会获得自由和开放的通道具有战略重要性, 对于合法贸易的畅通至关重要, 需要尊重航行和飞越自由, 以及对海洋的其它合法使用”39, 反映出美国正大力拉拢南海当事国越南, 不仅为双方在南海的航行公开声援, 而且通过联合的方式对中国发难, 以使两国在南海地区获得更多的战略利益。印越两国正是在美国推行“印太战略”的背景下, 对南海的介入力度不断增大, 而美国作为全球超级大国在为印越“壮胆”, 给双方增加动力。

  特朗普政府2017年12月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 (NSS) 报告指出, 在合作与互惠的基础上, 美国将加强与盟友和伙伴国的关系, 以实现预期目标和分享共同利益40, 使美国能够有效推动其“印太战略”的实施。在此背景下, 美国将其战略范围囊括于印度洋至西太平洋这一弧形地带, 而南海海域属于这一战略弧内。2018年初, 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巡航南海, 并随后访问了越南岘港。4月, 美国核动力航母“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 在南海海域游弋和巡航。此外, 美国空军B-52型战略轰炸机, 当月从关岛的安德森基地起飞, 在南海上空执行“持续轰炸机存在” (CBP) 的训练任务41。2019年6月10日, 美国“里根”号航空母舰与日本“出云”号直升机母舰在南海海域举行演习, 随后日本“出云”号母舰对越南金兰湾进行访问。这些反映出美国及其盟友对南海的介入步伐不断加快, 为印越等国在南海的行动撑腰鼓劲, 使双方的合作日益密切。

  (四) 防范中国的意图

  印越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与中国发生过大规模军事冲突, 战争的失败给印越两国民众心中留下阴影42, 因而两国民众在某种程度上对中国具有一定的敌对心理。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加快, 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 中国的经济社会获得了快速发展, 目前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43。中国的崛起不仅促进了东亚地区的繁荣与发展, 而且在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方面, 发挥了积极的建设性作用。然而, 中国的快速发展, 也引起了印越两国的疑虑, 并因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而产生不同程度的恐慌心理。中印在地缘政治上的竞争与对抗, 始终影响着两国的双边关系44, 因而印度联合越南, 积极构建“南中国海珍珠链”战略, 以防范中国在地缘上对印越两国可能产生的潜在威胁。越南作为中国邻国, 濒临南海, 正通过建立一体两翼的战略防御体系45, 形成南海利益联合体, 来扩大越南在南海地区的影响力。越南不断拉拢印度, 对中国在南海的战略部署实行“反介入战略”46 (Anti-access Strategy) 。印越两国领导人表示, 正如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相互坚定支持一样, 双方在信任和理解方面将会建立亲密的联系47, 反映出印越双方的信任度日益增强, 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两国在南海地区的合作不断深化。基于印越长期以来对中国存在的疑虑和排斥心理, 尤其是中国日益强大, 使两国对中国的不信任感增加, 因而二者通过抱团取暖的方式强化双方的战略组合, 以达到防范中国的战略意图。

  三 、印越南海合作对南海安全的影响

  南海海域广阔, 拥有数条重要的海上航道。这些航道连接着印度洋和太平洋, 是沿岸许多国家的海上“生命线”。南海在现代海洋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 不仅具有良好的经济作用, 而且还承载着强大的运输功能, 南海航道对包括印越在内的许多国家的海外贸易至关重要48。印越两国间南海合作的深入推进, 势必对南海的周边安全环境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 可能导致南海问题趋向复杂化。虽然越南是南海问题的当事国, 但其拉拢并联合印度等南海域外国家介入海洋争端, 非但不能妥善解决南海问题, 反而会使其继续升温。

  (一) 刺激更多域外国家积极介入南海

  随着印越在南海合作的日益深化, 一些域外国家在两国的“示范”下, 加快了介入南海的步伐。这些国家包括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英国等, 它们不仅在南海航行的频率提高, 而且在南海海域联合举行军事演习的次数增多。美国强烈敦促南海有关各方在谈判过程中停止在有争议地区进行军事化、建设或收回土地的任何活动49, 凸显美国作为南海域外国家, 正以霸权国的姿态干涉南海事务。印度从曾经在南海问题上“不选边站队”至如今的“公开发声”, 尤其是对菲律宾所谓“南海仲裁案”结果的支持50, 以及近年来印越在国际场合的相互声援, 在一定程度上激励着南海域外国家对南海问题的积极介入。法国和英国在南海海域为维护航行安全而展开竞争, 但这一定是双方以维护实质性的共同战略利益为前提51, 反映出英法等域外国家在南海获得航运权的同时, 也能够通过对南海地缘政治的某种控制, 而得到相应的战略利益。因此, 这些域外国家在南海都有各自的目标和意图, 而印越双方日益密切的合作和积极的介入, 无疑对美日英法等域外国家高调介入南海, 发挥了不同程度的刺激作用。

  (二) 导致南海问题趋于复杂化

  印越两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相互配合, 尤其是近年来双方的南海合作日益加强, 给南海地区带来了诸多不安定因素, 导致南海地区的安全态势不容乐观。一方面, 印越在不同场合中的相互公开支持, 在南海问题上发表的言论, 包括对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结果的认可, 不仅鼓动了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等当事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和行动, 使这些国家在与中国的争端中立场趋向强硬, 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迎合了美、日、澳等域外国家对南海的介入心理。美国在南海实施航行自由行动, 以行使其无障碍通过该海域的权利52, 美国期待未来能够“名正言顺”地介入南海事务, 发挥其在南海地缘政治中的影响力。美国特朗普总统在会见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时, 重申了美越和美国—东盟之前关于南海联合声明的立场, 包括呼吁各方避免局势升级的行动、有争议地区的军事化特征, 以及对公海自由航行的非法限制53, 体现美越在南海问题的态度上逐渐趋向一致。另一方面, 印越近年来不断增多的南海军事演习, 助长了美国对南海海域的军事投入, 导致南海问题在美国的搅局下变得更加复杂。

  (三) 加剧南海周边安全局势动荡

  由于南海问题受到中菲“黄岩岛事件”以及所谓“南海仲裁案”的影响而不断升温54, 不仅使当事国之间的争议一度升级, 而且使域外国家对南海介入的步伐加快, 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南海问题也快速成为地区乃至全球热点。这给中国的周边安全带来了潜在的冲突隐患。随着印越两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合作日益深化, 尤其是近年来双方在南海军事投入的不断增加, 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美日等域外国家在南海的军事活动。自2017年1月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 美国海军军舰已多次游弋南海, 美国海军和空军通过南海航行自由行动等对中国在南海的行动进行压制, 制造紧张气氛55, 其实质是在南海显示其强大军力, 推进美国在该地区的介入。此外, 虽然中国和东盟正努力创造一个和平解决南海争端问题的环境56, 但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等部分东盟国家纷纷对中国提出了领海和岛屿要求, 使南海地缘安全态势呈现复杂化的局面。莫迪执政后, 在“东向行动计划”的推动下, 印度联合越南对南海积极介入和公开声援, 无疑给这种复杂局面的形成, 产生了一定的导向性作用, 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南海地区安全环境的动荡。

  (四) 影响南海当事国及域外国家与中国的关系

  南海诸岛自古就是中国领土57, 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是中国应当承担的大国责任, 中国是解决南海争端的重要一方。越南对“印太战略”的认同, 使其更接近于“四边安全对话”的目标, 越南企图同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结成战略伙伴, 来应对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58。印越等南海域内外国家正在拉帮结派, 以达到防范中国的目的。因此, 印越对南海亦步亦趋的介入态势, 必然引起中国对二者在南海地缘竞争动作的反制。这对于新时期中印关系和中越关系的快速健康发展, 将会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此外, 中国与南海域外国家美国、日本、澳大利亚、英国等国的关系, 也随着这些国家涉入南海问题而受到波动。中国将坚定不移维护自己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59, 因而无论是越菲等南海当事国, 还是印美等域外国家, 都不能撼动中国维护南海主权的决心。然而, 印越现阶段的“抱团取暖”, 不仅影响了二者与中国的关系, 而且双方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美日等国的积极介入, 必然影响这些国家与中国关系的正常发展。

  由以上可以看出, 印越两国南海合作不断深入, 尤其在南海问题上相互支持, 互相声援, 不仅刺激了更多域外国家积极介入南海, 导致南海问题日益复杂化, 而且加剧了南海周边安全局势的紧张, 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南海当事国乃至域外国家与中国的关系。

  结 论

  随着印度“东向计划”的深入推进, 以及越南“海洋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 双方在南海加强了合作, 尤其在南海区域的对接, 相较之前更加频繁。印越南海合作程度的快速提高, 不仅有获取经济利益的需要, 而且有加快地缘政治扩展的需求, 还有超级大国美国的拉拢, 以及遏制和防范中国的目的。印越之间的南海合作, 影响到南海周边的地缘安全, 包括刺激一些域外国家介入南海, 促使南海问题趋向复杂化, 加剧南海安全局势动荡, 最终可能影响南海一些当事国和域外国家与中国的关系。从目前印越海上合作的状况看, 尤其是美国“印太战略”的实施和推进, 未来印越双方的南海合作必然得到进一步加强。这不仅是由印越两国的国家利益所决定的, 而且还受到南海地区内外国家以及周边地缘政治变化的影响。中国作为南海主权国, 应采取积极的措施来应对和防范, 以确保领土主权的完整和南海地区的长治久安。

  注释

  1 赵卫华:《中越南海争端解决模式探索——基于区域外大国因素与国际法作用的分析》, 《当代亚太》2014年第5期。
  2 “South China Sea:How 2017's Forgotten Flashpoint Could Flare Again”, December 26, 2017,
  3 马燕冰:《印越关系发展及对南海问题的影响》, 《亚非纵横》2011年第6期。
  4 郭锐:《印度与越南的防务安全合作:现状、影响及趋向》,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4年第2期。
  5 《习近平同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举行会谈》, 《人民日报》2017年11月13日。
  6 张明亮:《南海问题化的越南外交》, 《东南亚研究》2017年第1期。
  7 “ASEAN, India Celebrate 25th Anniversary of Dialogue Relations”, January 25, 2018,
  8 Amruta Karambelkar, “India and Vietnam:Strengthening Bilateral Relations”, January 9, 2017,
  9 Saurav Jha, “Vietnam, India Boost Naval Ties to Counter China”, World Politics Review, July 29, 2011,
  10 PTI, “Vietnam Leader's Visit to Deepen Defence, Strategic Ties with India”, The Times of India, October 12, 2011,
  11 Suhasini Haidar, “India-Vietnam Naval Ties to Deepen Strategic Partnership”, October 28, 2014,
  12 “Joint Statement between India and Vietnam during th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to Vietnam”, September 3, 2016,
  13 “External Affairs Minister Holds Delegation Level Talks with Pham Binh Minh, Deputy Prime Minister and Minister for Foreign Affairs of Vietnam”, July 5, 2017,
  14 “India-Vietnam Joint Statement during State Visit of President of Vietnam to India”, March 3, 2018,
  15 “India, Vietnam Agree to Scale up Defence Cooperation”, The Time of India (Online) , May 26, 2015;《为观测南中国海局势, 越南同意印度在首都设卫星站》, (新加坡) 《联合早报》2016年1月26日。
  16 “8th Foreign Office Consultations and 5th Strategic Dialogue between India and Vietnam”, August 3, 2016,
  17 曹云华、鞠海龙主编《南海地区形势报告 (2012—2013) 》, 时事出版社, 2013年, 第301页。
  18 “10th Foreign Office Consultations and 7th Strategic Dialogue between India and Vietnam”, April 10, 2018,
  19 Robert D.kaplan, “The South China Sea Is the Future of Conflict”, Foreign Policy, August 15, 2011,
  20 R.S.Kalha, “India and the South China Sea:The Need for a Second Look”, IDSA Comment, September 23, 2011.
  21 “Navy to Protect ONGC Videsh Assets in South China Sea:Vice Admiral DK Josh”, IndianDefence Forum, December 2, 2011,
  22 Danielle Rajendram, “India's New Asia-Pacific Strategy:Modi Acts East”, The 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 Report, December 18, 2014, p.9.
  23 “India-Vietnam Joint Statement during State Visit of President of Vietnam to India”, March 3, 2018,
  24 “Joint Communiqué between the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 and the Republic of India”,
  25 “Statement on Award of Arbitral Tribunal on South China Sea Under Annexure VIIof UNCLOS”,
  26 “Joint Statement between India and Vietnam during th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to Vietnam”, September 3, 2016,
  27 Helen Clark, “Vietnam and India:Shared Interes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July 11, 2017,
  28 “India-Vietnam Joint Statement during State Visit of President of Vietnam to India”, March 3, 2018,
  29 Ivan Watson, Rebecca Wright, “Destroyer with a History Shows US Flag in Pacific”, April 1, 2018,
  30 潘建钢:《南海油气资源及其开发展望》, 《海洋研发与管理》2002年第3期。
  31 Ranjan Mathai, “Security Dimensions of India's Foreign Policy”, November 23, 2011,
  32 越南在南海每年开采石油约2000万吨以上, 产值占越南国内生产总值 (GDP) 的30%之上, 且这一比例在2020年可能达到53%。参见《评论称越南利用地理优势控制南海》, 《新民晚报》2012年6月1日。
  33 《印度对主要贸易伙伴出口额》,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网站 (国别报告) , , 2019年6月19日。
  34 安应民:《南海安全战略与强化海洋行政管理》, 中国经济出版社, 2012年, 第1页。
  35 Robert D.Kaplan, “Center Stage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Power Plays in the Indian Ocean”, Foreign Affairs, Vol.88, No.2, 2009, p.21.
  36 Bui Viet Bac, Hieubiet Van kien Dai hoi Ddai bieu lan thu XI va Dieu le Dang Cong san Viet Nam, Nxb.Thoi Dai, nam 2011, tr.18. (裴越北:《领会十一次代表大会文件与越南共产党条例》, 河内:时代出版社, 2011年, 第18页。)
  37 “Joint Statement on the Second India-USA Strategic and Commercial Dialogue”, August 31, 2016,
  38 Euan Mckirdy, “Trump Touts His Dealmaking Skills As Solution to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November 12, 2017,
  39 “Joint Statement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 November 12, 2017,
  40 “Remarks by President Trump on the Administration's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December 18, 2017,
  41 Ryan Browne, “US Flies Bombers over South China Sea”, April 27, 2018,
  42 张学昆:《印度介入南海问题的动因及路径分析》, 《国际论坛》2015年第6期。
  43 “A Slowing Economy Commands Headlines, But the Real Story Is Reform”, The Economist, April 18, 2015.
  44 John W.Garver, Protracted Contest:Sino-Indian Rivalr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Oxford University, 2001, p.5.
  45 “Vietnam Offers Navy Base to Foil China”,
  46 陈道银:《蝴蝶效应——越南海权战略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学术界》2013年第7期。
  47 “An Eastern Journey:Strengthening Bilateral and Multilateral Diplomacy”, October 5, 2016, 27459/an+eastern+journey+strengthening+bilateral+and+multilateral+diplomacy
  48 “China-India:Beijing's Intransigence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August 29, 2016,
  49 “Telephonic Press Briefing on the U.S.-ASEAN Dialogue With 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for 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Patrick Murphy”, May 4, 2017,
  50 林民旺:《印度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新动向及其前景》, 《太平洋学报》2017年第2期。
  51 Shashank Joshi, “‘Global Britain’ on the Line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pril 25, 2018,
  52 Ben Westcott, Zachary Cohen, “US Challenged by China's Navy in South China Sea”, March 28, 2018,
  53 “Joint Statement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 November 12, 2017,
  54 Prashant Dikshit, “China-India:Beijing's Intransigence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August 29, 2016,
  55 Derek Grossman, “General Robert Brown On the U.S.Army's Role in Asia”, October 25, 2017,
  56 “ASEAN-China Senior Officials Meeting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Kuala Lumpur”, December 7, 2004,
  57 《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不容否定》, 《人民日报》2015年12月15日。
  58 Derek Grossman, “Vietnam's Remarkable Month of Balancing Against China in the South China Sea”, March 26, 2018,
  59 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外文出版社, 2014年, 第267页。

    张根海.印越南海合作及其对南海周边安全的影响[J].东南亚研究,2019(04):91-104+156.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秒速快3 极速赛车攻略 澳客彩票计划群 福建快3计划 第1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pk10 千禧彩票是真的吗 安徽快3 云南11选5走势图 聚彩汇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