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文学论文 > 民间文学论文

“老猴精”类型故事研究中“生命树”结构图的运用

时间:2020-01-18 来源: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作者:张慧 本文字数:4860字

  摘    要: 河南“老猴精”故事,主要讲述的是一女子落单后被老猴精强抢为妻甚或生育子女,女子设计逃回的故事。依据河南省流传的34个异文,借鉴刘魁立提出的“民间故事生命树”的研究方法,从结构形态学的角度可将此类故事划分出五个类型变体。由此可以确定河南“老猴精”型故事的情节基干即“女子落单、猴精抢女、设计逃回”,中心母题即“猴精抢女”。

  关键词: 河南; “老猴精”故事; 结构形态; 类型变体; 生命树结构;

  “老猴精”故事是中国各地广泛流传的民间故事类型之一,又被称为“猴娃娘”“猴儿娘”故事,属于幻想故事。本文以当代河南省流传和出版的“老猴精”故事文本为研究对象,将搜集到的34个文本进行编号(T1-T34),参照刘魁立先生《民间叙事的生命树》中提出的故事形态分析方法,同时借鉴普罗普的《故事形态学》,对文本的故事情节结构展开分析,划分出五个类型变体,并勾画出河南“老猴精”故事“生命树”的形态结构图。

  一

  作为一种独立丰富的故事类型,“老猴精”故事在我国广泛流传。猴精抢女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焦延寿《易林》,书中讲述了一男子的妻子被南山大玃盗走后沦为单身汉的故事。经历晋唐五代的演变发展,这类故事在明代话本中最终成熟。20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国早期民俗学研究者和爱好者在河南、江苏、浙江、辽宁、陕西、四川等地都采集到了这一类型的故事,“老猴精”故事不仅在汉族地区广为流传,回族和土家族等少数民族也普遍存在。现代学者多从历史渊源和文化内涵等角度入手来研究“老猴精”故事,主要围绕其反映的中国古代猿猴图腾崇拜观念、抢婚制度以及社会生活状貌进行论述。还有一些学者以民俗学和心理学的方法挖掘“老猴精”故事背后的象征意义。在故事类型研究方面,钟敬文在其1929年发表的《中国民间故事型式》一文中探讨了该类故事,将其命名为“猴娃娘型”[1],并提炼了五个主要故事情节:

  1)一老婆子的女儿,为猴娶去做妻子。

  2)老婆子以喜鹊的指引(或没有此情节),得入猴洞。

  3)母女设法逃回。

  4)猴思恋其妻,频到村中啼哭。

  5)她们以某种方法中伤之,猴不复来。
 

“老猴精”类型故事研究中“生命树”结构图的运用
 

  其他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学着作中也记录了这种故事类型。如艾伯华的《民间故事类型》中所列119型“猴儿娘”与钟敬文的分法大致相同,增加了猴屁股变红的情节;还有姑娘杀死猴子和孩子逃走等替代母题,认为“猴儿娘”和前一个故事类型118“蜜蜂做媒”极为相似,“大概最初一起构成同一个组群” [2],指出该故事在全中国都有流传。丁乃通在《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一书中将该故事列为312A“母亲(或兄弟)入猴穴救女” [3],收录在一般的民间故事目录之下,并归纳出许婚和失踪、寻女、惩罚和追赶猴子等三个情节段落,增加了更多详细的故事情节单元。

  在研究方法上,刘魁立《民间叙事的生命树——浙江当代“狗耕田”故事情节类型的形态结构分析》中的分析方法给本文的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视角和思路。他以浙江“狗耕田”故事为例,运用结构形态学的方法进行共时性的比较研究,通过寻找和划分类型变体,绘制出“狗耕田”故事的“生命树”结构图[4]。本文在前人所作民间故事情节类型研究的基础上,运用刘魁立故事形态结构分析的方法,归纳“老猴精”故事的情节基干,确定“老猴精”故事的中心母题。

  二

  普罗普在《故事形态学》中指出:

  角色的功能充当了故事的稳定不变因素,它们不依赖于由谁来完成以及怎样完成。它们构成了故事的基本组成成份[5]。

  在河南“老猴精”故事当中,角色的名称可以有所不同,如被猴精抢走的女性,她可以是待字闺中的姑娘,也可以是已为人妻的妇女;救女的人可以是女子的母亲,也可以是父亲、哥哥、舅舅或者嫂子。综观本文所收录的河南省34个“老猴精”故事异文,尽管语言不尽相同,情节繁简不一,叙述方法多样,但都有着相似的情节结构。刘魁立提出“情节基干”的概念,认为其是每篇异文都具有的母题链,是同一个类型故事的标志。河南“老猴精”故事,无论怎么发展都离不开“女子落单、猴精抢女、设计逃回”这一情节基于它们构成了“老猴精”故事的典型特征,也是区别其他类型故事的重要标志。刘魁立进一步提出了类型变体的概念,他指出:

  同一变体中的各个文本之间在母题以及母题排列顺序方面,都有极多的相同处,同时又和其他文本有所区别。[4]

  他把其中一些有极多相同之处的文本划为一个分支,一个分支就是一种类型变体;不同异文在情节基干上还可以生发出新的情节,这些新的情节构成了该故事的类型变体。本文依照这种定义方法,对 34 个异文进行梳理和分析,归纳出如下类型变体:

  变体之一:

  1)姑娘落单。

  2)老猴精背走姑娘。

  3)亲人在鸟雀指引下入猴洞。

  4)粘猴屁股逃回。

  此类变体的主要情节是,二人比赛早起碾米,第二天姑娘早起,等候在那里的老猴精背走姑娘,成亲生子;受姑娘的嘱托,喜鹊指引母亲进入猴洞,二人用胶水粘老猴精屁股、用辣椒洒猴眼睛逃脱。代表性异文如T16,该文以母女二人用胶水粘住猴屁股逃脱为故事结尾,解释了猴屁股为什么没有毛,猴眼睛为什么是经常眨的问题。但如刘魁立所说:

  虽然有一个像是物类起源传说的结尾,但那只是附会的一句话,与故事情节的总体内容并无实质性联系。[4]

  母题链的长短,体现了故事情节的复杂性。这个变体情节相对简单,走向比较直接,故事在母女设计逃脱之后便戛然而止。

  变体之二:

  1)姑娘落单。

  2)老猴精背走姑娘。

  3)亲人发现猴洞,找到姑娘。

  4)胶水粘猴眼睛逃脱。

  5)老猴精追赶,反复骚扰。

  6)用计伤猴屁股,猴不复来。

  与变体一相比,变体二在设计逃出猴洞后并没有立即结束,而是情节继续发展,在最后一个节点设计逃出猴洞后衍生出了新的母题链。增加了老猴精因为思念妻子追赶姑娘,追到村中大声叫喊,天天如此,反复骚扰其家人,家人或村民用计烧红碾盘烫伤猴屁股,猴受伤不复来的情节。这类变体的最后是以解释猴屁股为什么会是红色的而告终。

  变体二共有18个文本,约占总数的53%,属于河南“老猴精”故事最为典型的变体类型,故事情节比较丰富。在这一类型变体中,家人反复寻找失踪的姑娘,很久之后在猴洞找到姑娘,一起设法逃脱。亲人发现猴洞大致可以分为两种方式,相当一部分文本中亲人是在喜鹊、麻雀或者大鹏鸟指引找到姑娘,例如异文T2《老猴精》、T8《“红屁股猴”的由来》、T9《红屁股猴》等。民间故事在情节上,往往采用重叠反复的形式。在曲折的故事中,亲人反复寻找失踪的姑娘,家人反复询问喜鹊,喜鹊反复应答、指引道路,都体现了叙事上的重叠反复,使故事情节在波浪状的跌宕起伏中发展。

  其中个别异文是没有鸟雀指引,亲人偶然间发现猴洞,如在异文T6《老猴精的故事》里,姑娘的妈妈和哥哥在三年后上山砍柴发现猴洞、找到姑娘;异文T13中,姑娘舅舅上山拾柴火,在山坡下发现猴洞、找到姑娘;异文T32中,姑娘的妈妈独自到深山寻找,看到石洞外有小猴玩耍,对着石洞大喊姑娘名字、找到姑娘。鸟雀引路或是上山砍柴拾柴火的情节属于“亲人得入猴洞”这一母题的扩展,对于故事的发展并没有实质性的意义,不能发展或结束情节,在文本的叙述中必然地还要返回到情节基干上来,因而被认为是“消极母题链”。

  变体之三:

  1)姑娘落单。

  2)老猴精背走姑娘。

  3)猴精因事离开。

  4)姑娘摆脱小猴逃回。

  5)老猴精追赶,反复骚扰。

  6)用计伤猴屁股,猴不复来。

  刘魁立将能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母题链定名为“积极母题链”。在变体一中,“姑娘落单→老猴精背走姑娘”这一母题链作为“老猴精”故事的关键情节,具有很强的衍变能力,能够衍化出新的情节以构成新的文本,从而形成若干新的变体。变体三增加了小猴角色,姑娘被抢之后,凭借自己的智慧支开老猴精、摆脱小猴逃出猴洞,这些小猴有的是她生下的猴娃,有的是替老猴精看守她。代表异文有T4《老猴精》、T25《猴子屁股为什么没毛》。T4中姑娘以回家探亲需要带枣子为由用计支开老猴精,给老猴精一个没有缝口的袋子,让它去摘枣子并装满,用辣椒水给小猴洗脸,用草木灰洒小猴眼睛而逃脱;T25中老猴精开始不再提防姑娘逃跑,姑娘趁其外出,用胶水粘住小猴眼睛而逃回。

  变体之四:

  1)姑娘落单。

  2)老猴精背走姑娘。

  3)亲人在鸟雀指引下入猴洞。

  4)老猴精招待亲人。

  5)灌醉老猴精逃回。

  6)老猴精追赶,反复骚扰。

  7)用计伤猴屁股,猴不复来。

  变体之四与变体二类似,但是又有了新的变化。变体四没有出现涂胶水或洒辣椒面等伤害老猴精眼睛逃脱的情节,而是在老猴精招待亲人的过程中,二人灌醉老猴精,这是与其它变体的不同之处。代表异文是T28《猴屁股为啥没毛》,嫂子在喜鹊的指引下进入猴洞找到姑娘,此时老猴精买刀回来,闻到了生人的味道发现嫂子,姑娘就顺势撒谎哄骗老猴精,说嫂子是老猴精抢来的另一个毛孩的亲娘,老猴精自以为双喜临门,所以热情招待,姑嫂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灌醉老猴精,待其睡熟后跑回家去。

  变体之五:

  1)姑娘落单。

  2)老猴精背走姑娘。

  3)亲人发现猴洞,找到姑娘。

  4)胶水粘猴眼睛逃脱。

  5)拿走猴精的器物。

  6)老猴精追赶,反复骚扰。

  7)用计伤猴屁股,猴不复来。

  变体五在变体二的基础上增加了逃跑时拿走老猴精洞中某些器物的情节,也是异文较多的一个变体类型,有T1、T3、T7、T10等十余个异文属于这类变体。被拿走的这些器物多是金银碗筷、金银擀杖等值钱的物品。但是在故事的发展上稍有区别。一些异文是姑娘知道了老猴精的性格,利用它的贪心,拿走金银碗筷,如在异文T22《金擀杖银擀杖的故事》等故事中,姑娘在逃出猴洞后边走边扔为自己逃跑争取时间,老猴精在追赶姑娘的途中看见金银碗筷就会捡起来放回山洞中,这样一路往返。一些异文只是交代了姑娘逃脱之时顺手拿走金银碗筷。不论如何,老猴精追到村中反复骚扰的过程中都会提到金银擀杖这类器物,大声喊唱类似于“不要金擀杖,不要银擀杖,只要猴娃它亲娘”的话,增加了故事的曲折和趣味。异文T34因为篇幅较长,结局衍生出老猴精被碾盘烫伤后被粘在座位上不得动弹、请求路人帮助得救的情节。

  

  从故事结构的角度上看,民间故事的情节发展脉络都是线性的,刘魁立说:

  其情节发展的脉络都可以被视为是线性的,而且是单线性的,即由一个端点沿着直线向另一个端点发展,一个母题接续另外一个母题。事件是单一的,事件的发展也都在一个时间轴线上演进。[4]

  本文所讨论的 34 个“老猴精”故事异文无一例外都符合这一特点。如果用线条来绘出故事进程,那么它将是一条直线。如果我们将这些线性故事用共时比较的方法重叠在一起,就能绘制出这一故事类型所有文本的形态结构示意图,即刘魁立所说的“生命树”。河南“老猴精”故事生命树如图所示:

  图1 河南“老猴精”故事生命树结构图
图1 河南“老猴精”故事生命树结构图

  每一类型变体都有自己独立完整的母题链,通过叠合母题链,我们可以从“老猴精”故事的“生命树”结构中直观地看到故事的组织构成和情节变化。河南“老猴精”故事类型在相对稳定之中又有发展,情节基干的部分位于“生命树”的树干,是每个类型变体都具有的部分,不同的变体构成了树的枝节。河南“老猴精”故事的情节基干是“女子落单→猴精抢女→设计逃回”,中心母题和情节基干密切相关,即“猴精抢女”,它连接着女子落单的前情和设计逃回的后续,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值得注意的是,和刘魁立“狗耕田”故事中由“兄弟分家”开始不同,河南“老猴精”故事并非全都是从同一个情节开始的,有些异文的开端比较复杂,在生命树中甚至可以延伸出向下生长的枝节。姑娘落单的原因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早起比赛,例如二人早起比赛碾米或捣碓杵,或是二人打赌谁能早起就可以得到礼物,被老猴精听到后,第二天老猴精扮成人的模样出现,姑娘听到声音以为是嫂子,因此一个人起床去看情况而落单。另一类是已婚的女子和哥哥一起回娘家,半路想要单独去上厕所,恰巧遇到老猴精。还有个别异文是村中一户人家和谐生活,老猴精早已垂涎女子美貌,趁其独自在家而抢走女子。由于学力不足,暂时没有想到如何较好地将向下生长的母题链呈现在“生命树”结构中并标出变体类型,因此文中以“姑娘落单”作为生命树的起点,这点值得再探讨。

  总之,在河南“老猴精”类型故事的研究中,通过借鉴刘魁立绘制“生命树”结构图的方法,可以直观地梳理故事的结构特征,提取故事情节基干与中心母题,有助于我们深入了解民间故事的内部发展和演进机制。

  参考文献

  [1] 钟敬文.钟敬文文集·民间文艺学卷[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630.
  [2] 艾伯华.中国民间故事类型[M].王燕生,周祖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200-201.
  [3] 丁乃通.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M].郑建成,译.北京: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6:71-73.
  [4] 刘魁立.民间叙事的生命树---浙江当代“狗耕田”故事情节类似的形态结构分析[J].民族艺术,2001(1):63-77.
  [5] 普罗普.故事形态学[M].贾放,译.北京:中华书局,2006:18.

    张慧.河南“老猴精”故事情节结构分析[J].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9,35(04):31-34.
      相关内容推荐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山东群英会直播 福星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计划 上海11选5走势 欢乐生肖网上哪里买 上海11选5计划 极速赛车登陆 澳门最有名彩票网站 福建快三注册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