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医学论文 > 临床医学论文 > 麻醉学论文

患儿采用七氟烷和右美托咪定麻醉的疗效分析

时间:2018-10-26 来源: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 作者:李明月,李雨恒,张杨, 本文字数:3765字

  摘    要: 目的探讨右美托咪定对小儿七氟烷麻醉苏醒期躁动的影响。方法选择2-8岁择期行全麻气管内插管的患儿120例, 随机分为对照组 (R组) 、右美托咪定1组 (D1组) 和右美托咪定2组 (D2组) , 每组40例。R组患儿术中吸入七氟烷和纯氧。D1组和D2组在此基础上复合静脉泵注右美托咪定 (负荷剂量分别是0.4μg/kg、0.6μg/kg) 。观察三组患儿麻醉前 (T0) 、手术切皮时 (T1) 、拔管后 (T2) 5min和送出PACU时 (T3) 的平均血压 (MBP) 、心率 (HR) 和血氧饱和度 (SpO2) 。记录三组患者手术时间、苏醒时间、PACU停留时间。比较三组患儿苏醒期躁动的发生率。结果三组间T0时间点SpO2、HR、MBP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三组T1-3期间HR、MBP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三组患儿在诱导期间各时间点血流动力学变化趋势基本一致。组间比较T1-3时间点D2组HR、MBP低于D1组和R组, D1组上述指标低于R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三组各时间点SpO2值PACU停留时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三组在不同时间点躁动发生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D1组和D2组躁动发生率均明显低于R组 (P<0.05) , 但D1组和D2组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三组苏醒时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D1组、D2组苏醒时间明显低于R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D1组苏醒时间低于D2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静脉泵注右美托咪定使苏醒过程中躁动的发生率明显降低, 且不会延长小儿的苏醒时间;右美托咪定负荷剂量0.4ug/kg 10min内泵注完后以0.4ug/kg/h静脉维持为较合适用药剂量。

  关键词: 右美托咪定; 七氟烷; 苏醒期躁动;
 

患儿采用七氟烷和右美托咪定麻醉的疗效分析
 

  0、 引言

  小儿配合意识差, 麻醉前多出现哭闹不配合现象, 开放静脉通道较为困难。七氟烷因其血气分配系数低、麻醉诱导快、无呼吸道刺激等优点, 成为小儿全身麻醉的主要选择之一[1], 是临床上常用的小儿吸入麻醉诱导药物。但麻醉苏醒期躁动是小儿七氟烷麻醉后常见的并发症, 表现为患儿无目的坐立不安、哭闹、烦躁、易激惹以及定向障碍等[2]。据Locatelli等[3]报道, 七氟烷麻醉后患儿苏醒期躁动发生率为17%-83%, 加之术后疼痛刺激会使术后并发症明显增加;部分患儿出现自主意识后会有恐慌情绪, 造成患儿机体应激水平升高, 导致血流动力学不稳定, 进而增加围手术期风险。右美托咪定是一种高选择性α2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 具有镇静、镇痛、抗焦虑作用, 且呈明显的剂量依赖性, 广泛应用于成人手术中的辅助用药和监护室的镇静用药[4], 但在小儿全麻手术中的应用报道较少。本研究就七氟烷复合右美托咪定维持麻醉对患儿麻醉苏醒期躁动的影响进行统计对比研究, 观察其对麻醉苏醒期躁动的影响。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12月至2018年6月期间来我院诊治, 行小儿扁桃体及腺样体切除手术七氟烷麻醉患儿120例, 随机分为R组40例、D1组40例和D2组40例。三组患儿一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纳入标准: (1) 无呼吸道感染性疾病; (2) 无先天性疾病; (3) 年龄2-8岁; (4) ASAⅠ级; (5) 除外智力异常、肝肾功能异常、发育迟缓等疾病的患儿。本研究患儿家属均签署知情同意书。资料如表1所示:

  1。2、 方法

  麻醉前常规禁食6-8h、禁饮2h, 入手术室后常规监测BP、心电图及SpO2, 吸入纯氧3-5L/min, 吸入8%的七氟烷进行麻醉诱导, 待患儿睫毛反射消失后, 七氟烷吸入浓度调整为5%, 氧流量调整为1L/min, 开放外周静脉, 静脉麻醉诱导用药 (长托宁0。02mg/kg、舒芬太尼0。3ug/kg、丙泊酚2mg/kg、罗库溴铵0。6mg/kg) , 行气管内插管后, 机械通气 (潮气量10mL/kg) 维持呼吸。D1组于开放静脉后给与负荷剂量0。4ug/kg 10min内泵注完后以0。4ug/kg/h静脉维持;D2组于开放静脉后给与负荷剂量0。6ug/kg 10min内泵注完后以0。6ug/kg/h静脉维持;R组给予单独七氟烷维持麻醉。手术结束前30min时停用右美托咪定, 手术结束时停止吸入七氟烷, 术毕患儿自主呼吸恢复, 符合拔管指征后拔除气管导管。送麻醉监护室 (PACU) , 对出现严重躁动的患儿给予镇静治疗。

  表1 三组资料比较

表1 三组资料比较

  1.3、 观察指标

  观察三组患儿麻醉前 (T0) 、手术切皮时 (T1) 、拔管后 (T2) 5min和送出PACU时 (T3) 患儿的MBP、HR和SpO2。记录三组患儿手术时间、苏醒时间、PACU停留时间及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对患儿的躁动进行评分[5], 评分标准为:平静睡眠1分;清醒、平静2分;不安静但易被安抚3分;易激惹、哭闹4分;难以安抚、无法控制的哭闹5分;以躁动评分≥3分判定为躁动。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7。0统计软件包对进行统计学分析, 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s) 表示, 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 多个时间点的比较采用重复测量的方差分析, 率的比较采用x列表卡方检验, 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三组T0时间点SpO2、HR、MBP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三组T1-3时间点HR、MBP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三组患儿在麻醉诱导期间各时间点血流动力学变化趋势基本一致。T1-3时间点D2组HR、MBP低于D1组和R组, D1组HR、MBP低于R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三组各时间点SpO2值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如表2所示。

  表2 三组患儿围术期SPO2、HR、MBP的变化 (±s)

表2 三组患儿围术期SPO2、HR、MBP的变化 (±s)

  注:与对照组比较*P<0。05。

  2.2三组患儿PACU停留时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在不同时间点躁动发生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D1组和D2组躁动发生率均明显低于R组 (P<0.05) , 但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00) , D1组、D2组苏醒时间明显低于R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D1组苏醒时间低于D2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如表3所示。

  表3 三组患儿苏醒期各指标比较

表3 三组患儿苏醒期各指标比较

  注:与对照组比较*P<0.05。

  3、 讨论

  麻醉苏醒期躁动在小儿七氟烷麻醉苏醒期发生率高, 多在拔管后半小时内发生。麻醉苏醒期躁动危害大, 对患儿术后康复不利, 容易导致不同程度并发症的发生, 如手术切口出血、切口破裂和感染等[6]。从临床表现看, 麻醉苏醒期躁动主要以兴奋和定向障碍为表现, 可因血流动力学较大波动而导致心脑血管疾病风险增加, 危害性大。目前临床关于麻醉苏醒期躁动的发生机制尚未完全清晰, 但多认为跟术后疼痛有关。另外, 手术方式、麻醉时间、患儿精神紧张等也可引发躁动。有研究报道, 患儿苏醒期躁动的比例较成人高[7]。因此, 有必要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干预, 以减少麻醉苏醒期躁动的发生, 改善患儿预后[8]。

  右美托咪定为高选择性α2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 作用于脑干蓝斑核内α2受体而产生良好的类似于自然睡眠的镇静作用。同时作用于脊髓的α2受体, 产生适度镇痛作用。其对呼吸中枢无抑制作用, 安全性高, 将右美托咪定应用于小儿七氟烷麻醉手术, 可有效维持患儿血流动力学稳定, 发挥良好镇痛镇静作用, 预防术后躁动的发生[9]。本研究显示使用右托咪定后, 观察组患儿HR、MAP、SpO2等指标较平稳, 未出现明显波动, 呕吐发生率、苏醒期躁动发生率、躁动评分均低于对照组, 提示右美托咪定可以有效缓解小儿七氟烷麻醉围术期的HR、MAP及SpO2等血流动力学指标, 有利于患儿术后快速康复。高燕春[10]等发现小剂量盐酸右美托咪定 (1ug/kg) 滴鼻对小儿七氟烷麻醉短小手术苏醒期躁动有预防作用, 提高了苏醒质量。另有研究显示, 右美托咪定可减少麻醉药用量, 朱志鹏等研究显示, 小儿术中输注右美托咪定, 达到同样的麻醉深度时可显着减少吸人麻醉药的用量。

  综上所述, 在小儿七氟烷麻醉术中持续泵注一定剂量的右美托咪定能稳定血流动力学, 避免BP、HR和CO的剧烈波动, 维持循环系统的稳定。可有效降低麻醉苏醒期躁动的发生率, 且不影响七氟烷麻醉苏醒时间, 右美托咪定负荷剂量0.4ug/kg 10min内注射完后以0.4ug/kg/h静脉维持为较合适用药剂量。但因右美托咪定的镇痛作用微弱, 术中仍需加用镇痛药, 如舒芬太尼, 以缓解患儿术后疼痛, 从而避免苏醒期躁动发生的可能因素。

  参考文献:

  [1]高萍, 严敏.儿童七氟烷麻醉下喉罩通气的并发症分析[J].中华麻醉学杂志, 2013, 93 (33) :2677-2679.
  [2]徐瑾, 邓小明, 魏灵欣, 等.不同剂量的右美托咪定术前经鼻雾化给药对小儿喉罩置入时七氟醚EC50的影响[J].中国医学科学院学报, 2016, 38 (6) :627-631.
  [3]Locatelli BG, Ingelmo PM, Emergence delirium in children:a comparison of sevoflurance and desflurance anesthesiausing the Paediatric Anesthesia Emergence Delirium scale[J].Paediatric Anaesth, 2013, 23 (4) :301-308.
  [4]柏晓漫, 梁枫, 李龙云, 等.盐酸右美托咪定对颅内动脉瘤夹闭术患者血流动力学及脑氧代谢的影响[J].中国实验诊断学, 2013, 17, (7) :1200-1202.
  [5]Aono J, Ueda W, Mamiya K, et al.Greater incidence of delirium during recovery from sevoflurance anesthesia in preschool boys[J].Anesthesiology, 1997, 87 (6) :1298.
  [6]安礼俊, 胡伟, 刘海林, 等.右美托咪定对老年骨折患儿七氟烷麻醉苏醒期躁动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3, 33 (1) :203-204.
  [7]徐永灵, 张波.右美托咪定对冠心病患者围术期循环系统的影响[J].海峡医药, 2012, 24 (6) :77-78.
  [8]狄美琴, 黄葱葱, 陈芳, 等.单次静注右美托咪定对保留自主呼吸七氟烷麻醉唇腭裂手术患儿苏醒期的影响[J].中华医学杂志, 2014, 94 (19) :1466-1469.
  [9]郝雪莲, 王莉, 孙媛, 等.右美托咪定复合七氟烷麻醉对儿童烧伤短小手术麻醉苏醒期躁动及血流动力学影响分析[J].中国医学前沿杂志 (电子版) , 2016, 8 (6) :129-132.
  [10]高春燕.盐酸右美托咪定滴鼻对小儿七氟烷麻醉术前焦虑和术后躁动的影响[J].安徽医科大学, 2012 (7) :831-833.

    论文来源参考:[1]李明月,李雨恒,张杨,魏海利,钟成跃,凤旭东,刘长卿.右美托咪定对小儿七氟烷麻醉苏醒期躁动的影响[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86):186-187.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山东11选5计划 彩宝彩票计划群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表 财神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开奖直播间 极速赛车开奖直播间 山东11选5计划 上海11选5 鸿利彩票计划群 545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