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学术堂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艺术论文 > 领导艺术论文

张伯行“刻”的表现、思想根源及启示

时间:2019-09-04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张红霞 本文字数:5933字

  摘    要: 张伯行的“刻”, 是对自己的严格要求, 是处事中的坚持原则, 是履职中的不遗余力。张伯行的“刻”, 孕育于其诗礼传家的优良家风和理学气息浓郁的成长环境, 形成于其对“千圣之学”的笃信与敬畏和自觉继承道统的责任与担当, 践行于其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仕途生涯。张伯行的“刻”对当代领导干部的借鉴在于:心存敬畏, 有恪固之心;坚持原则, 有底线意识;以人为本, 不忘初心。

  关键词: 张伯行; “刻”; 领导干部;

  张伯行,被康熙皇帝誉为“天下清官第一”,河南仪封(今河南兰考县东)人,是有清一代以理学名臣从祀孔庙的三人之一,《清史稿》有传。

  张伯行在江苏按察使任上因“居官甚清”而被南巡的康熙皇帝亲自保举,任命为福建巡抚,并且赐以御书匾额“廉惠宣猷”。在噶礼与张伯行的督抚互参案震惊朝野后,张伯行虽被留任苏州,却惹得康熙皇帝对其颇多怨言,批评他“清而刻”。张伯行的“清”,是其一生的主色调,是其人尽皆知的为政品质,也是其吸引后世诸多论者的一大亮点。究其源头,“清”来源于“刻”,但是张伯行的“刻”却较少有学者展开论述,有提及者也多是把它看作康熙皇帝晚年对张伯行刚直不阿、宁折不屈的不满。笔者拟从张伯行的“刻”着手考察其性格特征,分析其形成的思想根源及其对当代领导干部的启示。

  一、张伯行“刻”的表现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三十四岁的张伯行考中进士后并没有直接入仕,而是按照圣谕归家读书以“敦修品行”,七年的“口诵手抄”奠定了张伯行成为理学名臣的学识基础,形成并完善了其“刻”的性格特征。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四十一岁的张伯行补授内阁撰文中书。两年后张伯行父亲去世,刚刚步入仕途的他归家丁忧。丁忧期满张伯行于仕途无望,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在仪封建立请见书院,专心读书,致力于理学。张伯行再次出仕是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已近知天命之年的他被张鹏翮举荐以原衔赴河工。此后,张伯行因“居官甚清”在江苏按察使任上得到康熙皇帝的充分肯定,康熙皇帝亲自保举其升任福建巡抚。虽然在督抚互参案的审理过程中,康熙皇帝对张伯行有所不满,但还是充分肯定其清正廉洁及其在地方的贡献,乃传谕九卿道:“若无张伯行在彼,则江南地方必受其削一半矣。”1这次圣谕表明了康熙皇帝保全清官的意图,这也是督抚互参案后张伯行能够留任的原因。张伯行四十余年的读书生涯,奠定了其理学名臣的思想底蕴,塑造了他公正廉洁的为官品格,也养成了他克己奉公、宁折不屈、坚持真理的行事原则,这就是其“刻”的基本内涵和主要表现。

  (一)“刻”是张伯行对自己的严格要求

  张伯行的“刻”从日常生活中做起,他经常从家乡运输物品到任所,“每岁输金输粟,并家园瓜果、衣服、器皿于任,以给日用,二十余年犹如一日”2。在二十余年的仕宦生涯中,张伯行从未携家眷至任所,任山东济宁道时只有四人随行,任福建巡抚时有十二人随行,任江苏巡抚时也只有十三人随行。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张伯行初任福建巡抚,发现衙署内“铺设甚盛,金银器皿,锦绣帷幕,炫耀于目”2,得知这些奢华之物均为百姓分摊承办,立即下令让老百姓把各自的器物领回,只留下前任官员所用旧物为己所用。面对前任巡抚冒领五十名家丁兵粮的旧例,张伯行以自己家丁“不谙弓马,岂可冒食朝廷粮饷”1为由,拒绝领取五十名家丁兵粮。

  日常用品取自家乡、衙署布置至简至朴,于日用家居方面张伯行安贫乐道而不追求享受;不携家眷至任所、不借家丁支空饷,对自己的亲人仆从要求严格,不给腐败留下浸入的缝隙。张伯行对自己的“刻”,让他能够保持清正廉洁的浩然正气,能够呈现无欲则刚的凛然之气,这是其敢于坚持原则的勇气,也是其能够公正廉洁的底气。

张伯行“刻”的表现、思想根源及启示

  (二)“刻”是张伯行处事中的坚持原则

  辛卯江南科场案审理过程中,张伯行参奏总督噶礼在案件审理中收受贿赂、阻挠案件正常审理,结果被噶礼抢先参劾,造成了督抚互参的局面。这是其与总督“不相和”,是其对同僚的“刻”。面对于己有知遇之恩的钦差张鹏翮,张伯行虽然认可其“素称鲤直,岂畏强御”的品行,但是考虑到张鹏翮儿子张懋诚担任怀宁知县,属于噶礼的管辖范围,恐因“父子天性”在江南科场案的审理中有所掣肘,进而造成“督臣欺君坏法之罪”无法“直达于圣天子之前”,遂请求康熙皇帝另外委派钦差大臣前来审理案件。这是“以怨报德”,对知遇之恩人的“刻”。张伯行初任江苏巡抚与噶礼不和,在请求卸任归家养病被拒绝后,没有体谅康熙皇帝对自己的“识认”、保举之苦心,与噶礼因科场案的审理再起尖锐冲突,终于酿成震动朝野的督抚互参大案,在江南地区甚至整个朝廷引起巨大的舆论风潮。这是故意给皇帝制造难题,是对皇帝的“刻”。

  面对总督噶礼阻挠案件审理之举,张伯行不顾其为皇帝倚重的重臣而主动参劾;针对张鹏翮案件审理中的“瞻顾掣肘”,张伯行不顾举荐之恩要求皇帝另外委派钦差大臣前来审案;因康熙皇帝亲自保举而提任福建巡抚、继任江苏巡抚,张伯行更是刚正不阿地坚持原则、一心为民。正是他的这种坚持原则,被康熙皇帝视为“刻”。

  (三)“刻”是张伯行履职中的不遗余力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张伯行主动出资招募农民堵塞冲毁的河堤,虽非职责所在却是他挺身而出的主动担当。张伯行任济宁道,“值岁饥,即家运钱米,并制棉衣,拯民饥寒”[1]9937,在接到皇帝分道赈济的命令后,他动用仓谷二万二千六百石赈济汶上、阳谷两县灾民。张伯行任福建巡抚后更是心系民生,“疏请免台湾、凤山、诸罗三县荒赋”[1]9937,针对福建缺粮的情况想方设法解决问题:一方面,“请发帑五万市湖广、江西、广东米平粜”[1]9937;另一方面,张伯行禁止船只运米出洋以牟取高利,才得以维持当年福建米价的稳定。同时,针对屯粮的富户,张伯行勒令其粜卖多余粮食,“张伯行为巡抚时,每苛刻富民,如富民家堆积米粟,张伯行必勒行贱卖,否则治罪”1。康熙皇帝对张伯行勒令富户卖粮之举极为不满,认为他欲掩饰“米价翔贵”的事实,是在“刻剥”富户以“取悦穷民”,“要非正道”,但张伯行此举实则是他兢兢业业于职和恪尽职守于责的表现,是其在其位谋其政的公心。

  正是张伯行的“刻”成就了他的“清”,如果没有张伯行的严于律己、坚持原则、恪尽职守,他的为官清廉、居官清正就失去了倚恃,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康熙皇帝是在督抚互参案后,开始对自己树立的“清官之楷模”产生不满的,认为张伯行站在清廉的道德制高点上弹劾噶礼、参奏张鹏翮,不顾忌皇家颜面和权威,把督抚不睦、满汉不和的事实公之于众,形成了巨大的社会舆论风潮。迫于江南老百姓“罢市撤业”“哭声震扬城”、欲“赴京师叩阎”的民心所向,囿于自己亲自保举的“天下清官第一”的官场标杆,康熙皇帝最终还是罢黜噶礼、留任张伯行,但也因此心生不满,并公开批评张伯行“刻”。

  二、张伯行“刻”的思想根源

  张伯行的“刻”,孕育于“以读书传其家”的书香门第的优良家风中,形成于其如饥似渴、“口诵手抄”濂洛关闽五先生之书的读书生涯里,践行于其为官一任、教化一方、造福民众的仕宦经历之中。

  (一)孕育萌芽:家风熏陶、理学浸染

  “中州自二程夫子阐绝学于千载不传之后,上承洙泗,下启紫阳,圣贤道统,如日经天。”[2]501张伯行生于斯、长于斯,并在考中进士后秉承圣谕归家读书七载,短暂出仕两年后再次归家为父丁忧,至其“赴河工,督修黄河”已是五年之后了。也就是说,张伯行五十二岁补山东济宁道之前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乡度过的。

  张伯行出身书香门第,其曾祖、祖父、父亲均德称闾里,三代均“赠光禄大夫、礼部尚书”[2]497,在浓郁的家学濡染中长至七岁的他即“询询恪恭,有儒者气象”[2]505,刚入塾就被教导,“宋朝周张程朱五子乃上接孔曾思孟之传者,他日务读其书”2,以至于“每过书肆必问有周张程朱之书否”2。如此的成长环境养成了张伯行对“濂洛关闽之学”的笃信,对先贤名儒和父辈祖上的恭敬,他曾向康熙皇帝表心迹曰:“臣父在日,常训臣以廉谨报效朝廷。若受一人钱,不惟不忠,且不孝。”[2]508家风熏陶与理学浸染之下,张伯行树立起笃信理学、恭敬祖上的信念,孕育了他对自己严格要求、对世事谨慎坚持的性格,也即他的“刻”。

  (二)形成完善:奉谕读书、敬畏圣学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张伯行考中进士后奉圣谕归家读书。“及读小学、《近思录》、程朱语类、文集,乃恍然曰:‘此孔孟之正传也,入圣门庭尽在是矣。’尽发濂洛关闽诸大儒之书,口诵手抄者七年。”[1]9939于是乎张伯行把程朱理学作为自身为学立身的根本,完成了从儒学杂家向笃志理学的转变,以至后来以理学名臣从祀孔庙。

  张伯行认为“千圣之学,括于一敬,故学莫先于主敬”[1]9940,故自号“敬庵”。他把“敬”作为“正心”“立本”的重要手段,认为“敬”不仅仅是一种心理活动,而且能够与“恭”这一外在道德品质相互养成,指出:“如人平居能敬,则无往不敬,岂待入庙而后敬乎?”3只要内心时时存“敬”,有事无事都可以“无时不悦”,从而使人的道德更好地践行于行动之中。张伯行对朱熹以“畏”释“敬”的主张极为赞同,日常“凡动作之间,凛然如有所督责而知畏惧”2。这种对圣学的心理敬畏形之于外,即对自己言行举止的严格要求,做事如“有所督责”的心理状态,使得张伯行能够做到慎独慎微,形成了他“刻”于己的做人原则;当有机会兼济天下时,他以圣学为标准推己及人,形成了他“刻”于人的行事原则。

  (三)践行实施:内在督责、外在强化

  作为理学名家,张伯行不仅重视理论研究和心性修养,而且非常重视用程朱理学的道德规范要求自己的言行,他曾讲过:“我平日讲学,原是讲明道理,以便身体而力行之也,若口里只管讲,行时却不照着这个行,讲他何用。”3张伯行致力于程朱理学的研究与传播并克己奉公、践行垂范,通过“敬”以“提醒此心”,使一己之本心达到天理合一的境界并最终成为自身行为的指导。张伯行特别强调“返躬以践其实”,就是通过自己的道德操守和践行垂范展示理学的光辉。任职济宁道时,他从老家运来钱粮“拯民饥寒”,发仓谷以赈济灾民;任福建巡抚时,他解决米贵的难题,并移风易俗使“群情大快”;初到江苏巡抚任上,就高挂《禁止馈送檄》,提出不受“一丝一粒”“一厘一毫”的严苛要求。正是张伯行对理学道德规范近乎严苛的践行,造成了他被解职时,“百姓闻公解任,罢市撤业。造奉到部文,即日交印,数万人拥入公馆,哭声震扬城,请暂停送印,欲相率赴京师叩阎”[3]。张伯行践行“刻”的过程中,为其挣来了为官清正的良好声誉,赢得了康熙皇帝的亲自保举,收获了治下百姓的真诚感激之意,这些都有形无形地强化了其“刻”的性格。

  张伯行的“刻”,就是在他研求性理、督责身心的过程中养成,并在他追寻圣贤之路上践行实施的。中州书香门第,是其七岁即养成“儒者气象”的外在环境,也是其“刻”己以追寻圣人的先天条件;“以主敬立本心”,是其在理论层面上以“刻”要求本心,这是其在对“理”的体悟过程中的收获;“返躬以践其实”,是其以践行来强化其“刻”,是在实践层面对“理”的实施。

  三、张伯行“刻”的当代启示

  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省兰考县调研时专门提到张伯行的《禁止馈送檄》,并指出张伯行可以作为当今党员领导干部的“一面镜子”。作为“一面镜子”,张伯行的“刻”给当代领导干部提供了端正自己的榜样,有着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一)心存敬畏,有恪固之心

  张伯行的“刻”,是其对“濂洛关闽之学”的敬畏,正是内心有了“敬”与“畏”,才能使自己的一言一行均能如“有所督责”而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清”。

  当代党员领导干部应该像张伯行那样心存敬畏,将坚定理想信念作为头等大事。崇高的理想信念是人生的支柱和前进的灯塔,也是人们努力奋斗的最大的精神动力,只有守住自己的初心,将党的理想作为自己的理想,心存敬畏,有恪固之心,才会对工作高标准,对自己严要求,才会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和当仁不让的使命感,从自身做起,干事担当,营造风清气正的氛围。习近平总书记认为,张伯行身上最为闪光的品格,就是他内心对圣学的敬畏,对理想信念的恪守,对自己一言一行、一丝一粒、一厘一毫的“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从善如登,从恶如崩’,思想的口子一旦打开,那就可能一泻千里。干部不论大小,都要努力做到慎独慎初慎微,‘不以恶小而为之’。”这是张伯行最值得当代党员领导干部借鉴的:从细处初处防微杜渐,方能成全一生的清廉节操。

  (二)坚持原则,有底线意识

  张伯行的“刻”,实则是工作中的坚持原则。他对布置奢华的署衙和以家丁冒领钱粮的拒绝,是其不愿多取一文于民的行事原则;他对噶礼和张鹏翮的参劾,是其秉公办事、不惧权势的刚直耿介;他强迫存粮富户卖粮和对康熙皇帝举察之恩的不体谅,是其对老百姓的体察和宽赐。

  当代党员干部以张伯行为镜,要做到在原则面前决不让步。要摒弃“老好人”思想,与特权意识、官僚习气、圈子文化、山头主义、厚黑规则等历史文化糟粕做坚决斗争,遇到问题该说就说,要不留情面地说,说完还要盯着改,问题不纠正,就决不罢休。当代党员干部以张伯行为镜,要做到绝对忠诚、干净担当。张伯行曾说过,“若受人一钱,不惟不忠,且不孝”,追求的就是绝对与纯粹,为人须忠孝两全,他用一生去践行着这一句话。当代党员干部要养成这股浩然正气,对党和人民要绝对忠诚,对待事业要绝对奉献,自己和家人要绝对廉洁。当代党员干部以张伯行为镜,要反复学习他的“一字诗”。张伯行的《禁止馈送檄》字字珠玑,充满廉洁自律的哲思,体现了深刻的慎初慎微理念,可以说,其思想境界达到了封建社会清官廉吏的顶峰。

  (三)以人为本,不忘初心

  张伯行在仕途中的“刻”,是其牢记“为生民立命”之初心的表现,是其对“为往圣继绝学”之使命的践行。张伯行任山东济宁道时逢灾荒之年,他坚持“以人命为重”私自发仓谷以赈济灾民,因为他自始至终非常清楚,其以出仕为官,就是为了“为生民立命”,所以张伯行身上的担当精神很强,甘愿冒着得罪上级、得罪权贵的风险为民请命,为民众利益据理力争,救百姓于天灾人祸之中。

  当前,党中央做出重大决定,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这是党同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的迫切需要。“为民服务解难题”作为主题教育要努力实现的五大具体目标之一,关系到厚植党执政的政治基础,是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提升的最直接体现,广大党员干部必须进一步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进一步坚守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进一步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以解决人民群众操心、烦心的一个个现实问题为己任,积土成山,积水成渊,将人民群众一个个满意的笑脸,汇聚成追逐“两个一百年”目标的磅礴力量。

  张伯行的“刻”,有着心存敬畏、恪固之心、坚持原则、底线意识、以人为本、不忘初心等值得借鉴的内容。同时,也有着需要我们引以为戒之处:督抚互参案后,康熙皇帝除了批评张伯行“清而刻”,还说他“素性偏执”“短于才”,并专门批评他与“总督提镇等官都不相和”,康熙皇帝批评之言可能有所偏颇,但从一个侧面提醒领导干部要“刻”而不苛,做到“刻”与“恪”的结合,在坚持原则、执行标准的同时“谨慎而恭敬”。

  参考文献

  [1]赵尔巽.清史稿[M].北京:中华书局,1977.
  [2]钱仪吉.碑传集[M].北京:中华书局,1993.
  [3] 张伯行.正谊堂文集附续集[M].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79.

  注释

  1 《清圣祖实录》, 中华书局, 1985, 影印本。
  2 张师拭、张师载:《张清恪公年谱》, 北京图书馆藏珍本年谱丛刊本。
  3 张伯行:《镰洛关闽书》, 清康熙四十八年正谊堂刻本。

    张红霞.张伯行的“刻”及其当代镜鉴[J].领导科学,2019(15):84-87.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大发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7码 四川快乐12走势图 旺旺彩票计划群 旺旺彩票计划群 平安彩票 江苏福彩网 必赢彩票计划群 吉林快3 江西快三走势图